予所收藏 但使永存吾土:记天下民间收藏第一人张伯驹

2017-11-06 16:59 来源: 人民网  作者:易茗
    原标题:予所收藏 但使永存吾土

    张伯驹一生酷爱收藏,为了收藏他不惜倾家荡产,最终将一生珍藏都捐给了国家,正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中国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中国书协名誉主席启功称赞他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天下民间收藏第一人。”

    购买《平复帖》 避免国宝流落国外

    张伯驹出生于官宦世家,一生醉心于古代文物,致力于收藏字画名迹。初时出于爱好,后来以保存重要文物不外流为己任,他不惜一掷千金,变卖家产以至于负债累累,都没能改变他坚定的意志。1941年张伯驹被绑架,绑匪向张伯驹的夫人潘素索要300万元。可张伯驹却“宁死魔窟,决不许变卖家藏”。结果僵持了近八个月,张伯驹才获救。

    《平复帖》为晋代陆机书法作品,有“法帖之祖”的美誉,被评为九大“镇国之宝”。1936年张伯驹得知消息,《平复帖》的收藏者溥儒将韩干名画《照夜白图》卖于他人,流落国外;为了不让《平复帖》重蹈覆辙走上不归路,张伯驹通过朋友与溥儒商量,表示自己愿意出价收藏。

    溥儒开出20万大洋的价码,张伯驹拿不出20万大洋,只好暂时放弃,但力劝溥儒不要成为罪人,让国宝流落异国。张伯驹写道:“不过我也是备下一案,以免此件流出国外。”1937年,张伯驹又拜请张大千从中斡旋,表示愿以6万大洋收藏《平复帖》,但溥儒仍执意要20万大洋,此事再次搁下。后来,溥儒母亲去世,需大笔现钱筹办丧事。正应邀在故宫博物院鉴定古代字画的张伯驹经傅增湘从中斡旋,双方商定了4万大洋的价码。所谓一家好女三家求,何况稀世国宝?据说《平复帖》刚一落到张伯驹的手中,他随即将它供奉起来,顶礼膜拜。

    变卖豪宅和首饰 购得展子虔《游春图》

    《游春图》,传世古老的卷轴画,隋朝画家展子虔所作,为历代鉴赏家所珍视。民国期间,不少珍贵文物散落民间,《游春图》被北京一古玩商马霁川从东北觅得。1946年,张伯驹得到消息,马霁川正为稀世珍宝《游春图》寻找买主。张伯驹立刻建议故宫博物院出面收购,长久得不到回应后,张伯驹担心夜长梦多国宝流失,决心个人出面购买。而此前,张伯驹刚以110两黄金收购了范仲淹的《道服赞》。

    为收购国宝《游春图》,张伯驹忍痛将位于弓弦胡同一处心爱的豪宅卖给了辅仁大学,这是张伯驹最喜爱的一所居处,住了十余年,此宅原为清末当红大太监李莲英所有,廊宇建造仿排云殿规模,当年落成之日慈禧太后曾亲自到访,宅院占地15亩,大小院落四五个。据马未都估算,这个宅院要是搁到现在,光拆迁就得一个亿!

    就是这样一座豪宅还是不够换回这张稀世名画,其妻子潘素变卖了自己的首饰,才将《游春图》购得。这时的张伯驹已经是快50岁的人了,却像个孩子一样至性至纯。

    一生珍藏 悉数捐给国家

    1956年初,北京市民政局召开各界知名人士座谈会,号召大家以带动全市人民购买公债券支援国家建设。张伯驹夫妇有心积极参与,但由于收藏字画之故,尚负债数万,身无余钱,于是毅然从其数十年收藏书画中选出八件精品捐献给国家,这八件是晋陆机《平复帖》、唐杜牧《张好好诗》、宋范仲淹《道服赞》卷、宋蔡襄《自书诗》卷、宋黄庭坚《诸上座》卷、宋吴琚《诗帖》卷、元赵孟頫《草书千字文》以及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

    这一举动引起文化界的震动,这些作品也成为故宫博物院“珍宝中的珍宝”,每一件都堪称价值连城的国宝级文物。

    到东北后,张伯驹将自己所剩的书画收藏共计30多件又捐献给吉林博物馆。其中一幅是宋代杨婕妤的《百花图卷》,被认为是我国绘画史上保存下来的第一位女画家的作品。张伯驹曾经说:“我终生以书画为伴,到了晚年,身边就只有这么一件珍品,每天看看它,精神也会好些。”但这样一件被他视为最后精神慰藉的作品,最终也捐了出去。时任吉林省委宣传部长宋振庭说,“张先生一下子使我们博物馆成了富翁了”。

    1980年夏,画家关瑞之陪同张伯驹游颐和园时,一位领导问张老:“当今很多名人都在考虑建博物馆、灌制唱片,将自己的艺术作品传世,您是不是也有考虑?”张老回答:“我的东西都在故宫里,不用操心了。”他的回答令在场的所有人无不对其肃然起敬。正如他自己所说,“予所收藏,不必终予身,为予有,但使永存吾土,流传有序”。这是张伯驹所遵循的收藏信念,他用一生实践了这个诺言。 易茗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