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抱石的泉瀑雨声之美:不辨泉声抑雨声

2017-11-13 08:44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

傅抱石1962年创作的山水画《不辨泉声抑雨声》轴设色纸本,纵81.8cm,横49.6cm。

    在中国传统绘画题材不断形成的过程中,历代山水画家创造出了泉瀑山水专题和雨景题材的山水画,留下了诸多精美的中国画艺术精品。元代黄公望曾经提出过,“山水中,唯水口最难画”。对于中国画中这一高难度的绘画专题,傅抱石依凭美术史论素养和人文知识,依托自己的艺术才华集中精力攻关,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重庆金刚坡时期开始这类绘画的创作一直到他去世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傅抱石都没有停止。经过长期不断的努力,终于使泉瀑雨声绘画在他手里熠熠生辉,放射出夺目的光彩。

    傅抱石先生是我国现代中国画巨匠,举世闻名。尤其在山水绘画题材、绘画专题的创作选择上,更是匠心独运,有着传统山水画题材和现代绘画观念、写生意识、时代精神和个性才情的充分反映。其中泉瀑雨声绘画题材的确立,即是傅抱石山水画创作善于选题的最为典型的代表,表现出傅抱石气势磅礴、壮阔雄伟、潇洒秀丽的绘画面貌特色。

    “搜尽奇峰打草稿”,泉瀑雨声绘画写生创作贯穿了傅抱石的一生。如上世纪40年代,多雨少晴、地貌奇肆幽僻的巴蜀山水,催生出了《万竿烟雨》《潇潇暮雨》《巴山夜雨》《千峰送雨》《山行遇雨》这类的绘画创制。傅抱石不仅对多雨、奇肆的巴蜀山川地貌有强烈的直觉感受和客观情景的真实描绘,而且也有本人个性特色、激情、诗意的投射,这使他的泉瀑雨声山水呈现出瑰丽奇伟的浪漫情调和幽邃秀丽的精神特质。这一时期画家倾向主观表现的价值取向与自我个性、激情、灵感的表达和呈现,有着对传统文化观念和绘画价值的认可在其中,无疑使这一时期的山水创作具有诗意性、表现性、观念性和精神性,确立出傅抱石上世纪40年代所特有的泉瀑雨声山水面貌。

    傅抱石在山水画创作中,依据他自己的绘画实践经验,不断总结画家笔墨变化与时代的特有关系,他的“时代变了,笔墨不得不变”成为我国现代山水画创作的名言,道破了山水画创作与时代的关系,将石涛“笔墨当随时代”的论断推进了一步。在傅抱石这里,笔墨成为时代变化的晴雨表,具有引领时代精神的象征意义。新中国成立后,傅抱石在泉瀑雨声写生山水画的创作中走出了新的道路,主要表现在东欧写生和东北写生一系列作品的出现上,《加丹美协别墅雨后南望》《大特达山天文台旁即景》《西那亚宫林木流泉》《雨中雨花台》《小天池》《白山温泉》《镜泊湖水电站进水口》《镜泊飞泉》《天池飞瀑》等,都是这一时期的泉瀑雨声山水力作。

    傅抱石对于传统绘画题材的泉瀑雨声绘画创作一直情有独钟,始终没有中断与传统泉瀑雨声绘画主题的对话和新的演绎,“高士”作为一种精神意象在泉瀑雨声山水画面中出现,如《秋林水阁》《松崖对饮》《山行遇雨图》《听瀑图》《岭观瀑布图》《风雨归舟》《平沙落雁》等,泉瀑影中、大雨声中,都有高士拂不去的身影,或抚琴、或观瀑、或幽栖、或匆匆行走于雨帘之中,这都是画家内在精神情感的外在倾诉,一腔深情都凝固在这淡淡的幽影之中。

    1962年创作的《不辨泉声抑雨声》,是傅抱石最为惬意的描绘泉瀑景色的山水画作品之一,非常完美地表达出他的心声和精神追求。作品以大写意笔法作林树碧郁丰茂,流泉瀑布从山间飞泻而下,一高士于水阁俯视流淌的一潭碧水,呈现出幽闲平静的神情,不啻为傅抱石自我的写照。酷暑中写此高士静卧临泉,听水声泉瀑,确乎是人生最为至美的享受了。上世纪60年代的《二老观瀑图》,是傅抱石泉瀑雨声绘画中最具特色的一件作品,描绘了高士观赏流泉瀑布飞泻而下的情形。两位身着白衣的高逸之士正在四面崖壁环抱的幽谷巨石之上静静观赏泉瀑,泉水从乱山、崖壁中回环往复,急速地向下倾泻,经过巨石汇聚成潺潺山泉飞泻而去。崖壁间水气、流云氤氲弥漫,全幅作品境界超逸激越,洋溢着浓郁的诗意氛围。

    傅抱石泉瀑雨声绘画从一个侧面鲜明地表现出其极为高超的山水画创作水平以及高度驾驭笔墨语言的能力,水势、水情、水性表达得令人叹为观止,拓展出现代中国山水画的创作范畴和审美内涵。他开辟出来的泉瀑雨声绘画具有非常浓郁的写生、写实创作意趣和深邃壮美的审美基调,不同于我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所创造出来的泉瀑山水画作品。泉瀑雨声绘画是傅抱石在探索现代山水画过程中开拓出来的最具特色的绘画创作题材之一,成为傅抱石绘画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他这一时代创作出来的经典之作。 (西晚)

(责任编辑:陈玲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