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过个读书年

2018-02-28 15:30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刘建闽

    那年寒假,爸爸带我到大历赶圩。按惯例,他会给我买一盒鞭炮。因为学习有进步,他还“重金”犒赏,答应给我买两块油饼。

    年关渐进的圩日,大历小街上挤满了川流不息的人群。我从街头走到街尾,“火力侦察”了一番,意外地发现了供销社的柜台里,有几本新进的连环画。我好玩、贪吃,还爱看书。《秦始皇》、《雷锋少年时代的故事》、《小山鹰》,惹我眼热,但“价格不菲”。鞭炮让我欲罢不能,油饼让我垂涎三尺,连环画让我想入非非。我把“非分之想”告之于父,希望他能“精准扶贫”,鞭炮、油饼、连环画,“一个都不能少”。可能是囊中羞涩,也可能是另有他因,爸爸让我在“等值消费”中做一个取舍。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经过“生死抉择”,我决定买书。这几本书,自然不够“塞牙缝”,三下五除二,就读完了。少则得,多则惑。我反复阅读,也受益匪浅。割舍了玩和吃,不无遗憾,但是,鞭炮、油饼给我带来的是短暂的快感,读书的快乐,可以延续很久,而且回味无穷。后来,我把这几本连环画和其他小朋友互通有无,轮番交换地看,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了“由薄到厚”。回想那段读书经历,我对央视读书节目的两句广告词:“好书需要分享,阅读丰富人生”,特别感慨万千。

    从那以后,每年春节,爸爸给我买的年货都有书。每次捧着散发着油墨清香的书,我就像《白毛女》中的喜儿得到父亲买的红头绳那样欢天喜地。年岁渐长,我的胃口越来越大,取小儿科而代之的是大部头。《林海雪原》、《红岩》、《青春之歌》、《李自成》等,陆续进入我的书房,逐渐进入我的心房。春节,没有新衣可以安之若素,没有新书就若有所失。

    岁月是把刀,刀刀催人老。当年的小毛孩,现在变成了老夫子,生活也发生了沧海桑田的变化,但过年读书,成了我雷打不动的习惯。别人张灯结彩,呼朋引伴,不能脱俗的我,在完成必要的礼数之后,于僻静之处,泛览周王传,手执山海经。因为是教师,拥有得天独厚的寒假,春节就是读书节,气定神闲,悠游自在。手中有书,杯中有茶,春节过得很寡淡,也很富足。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