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寿温润 古韵弥生——工艺美术师袁红仙《上合桃》壶赏析

2018-04-13 11:23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石越

    壶人简介:

    袁红仙,国家级助理工艺美术师。1974年生于陶都宜兴丁蜀镇,祖辈以陶业为主,躬耕于紫砂制壶。自小在古龙窑畔长大,耳濡目染紫砂文化,对紫砂创作有着特殊的感情基础。1994年从事紫砂壶艺设计制作,后拜张暗娣为师,技法日臻纯熟,熟悉多种壶形的手工制作。她博采众长,潜心壶艺研修,不断提升审美情趣,从注重日用器具慢慢转向壶艺设计独创,创作的�

    在六百余年的紫砂历史长河里,紫砂陶艺人由最初的为生活造器,继而薪火相传,迭代推新,让紫砂形成文化,传承无法比拟的民间艺术之美及厚重的历史文化价值。中青年陶艺家袁红仙研习传承前辈的智慧与工匠精神,精心设计和创作紫砂作品,《上合桃》壶便成为她的代表作品之一。

    《神农本草》记“玉桃服之,长生不死”。由此,“桃”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富含长寿吉祥,福禄祝颂之意。袁红仙以自然的愿景流露方式,以紫砂壶为载体,寄情寓意,更多地展示当下大众人格与生活的态度。

    为了制作好《上合桃》壶,袁红仙精心挑选了润泽如玉的大红袍紫砂泥料,使得鼓腹的壶身更显雍容华贵之感。细看桃体的筋囊式壶身分瓣,片片饱满丰腴,囊块圆浑饱满,每囊与盖严密相合,制作得纤巧而精湛。壶嘴与壶把线流舒顺,使整壶的形体更具平衡美感。顶上壶钮捏塑一小桃实,衬以桃枝,细腻逼真,彰显着花货紫砂技法的力与娴熟。

    花货紫砂制作过程较为复杂,而类如“上合桃”,要在壶面上再添筋纹线,纹理配合,每一等份,壶口半圆线、壶身的弧线等都需计算得极为精确,口盖严密分毫不差,这些基本标准和要求,对从艺者的紫砂工艺手法的考验极大。工欲求其美,必先功底实。展示在我们面前的这把《上合桃》壶,生动流畅,柔美和谐,而暗含的制作心血,让人平添几分钦佩之感。

    袁红仙偏好的大红袍紫砂泥,泥料细密,手感柔和,红艳夺目,气质高雅,为朱泥之中的极品,属于比较稀少的泥料之一。烧成后颜色温润橙红,热水冲淋立现娇嫩鲜红特色,神秘迷人。如荷花池间玉立、若冬梅雪中含苞,卓尔不群,风韵令爱壶人神醉。泡养日久,温润而富深度、层次变化,美不胜收。用其泡茶更现水色好,一般两三泡茶后就能感觉到水色的显著变化,终极养成玉一般的质感。然其烧制难度极高,小品成品率高时也仅在60%,大红袍泥的中大品,紫砂艺人极少制作。此把《上合桃》壶,考验其制作者的功力与艺术修养。

    当然,手工艺的制作,从来就非一蹴而就。紫砂艺人若没有沉稳静态之心,作品必定不能彰显出旷达胸怀。“厚德载福”的大字牌匾在袁红仙较小工作台后占据了大部分墙体,匾额下的她从容娴稳,独具丰彩。也难怪,此间背景中创作出来的《上合桃》壶,着实让人一眼便感到那份福寿与灵气。

    再看袁红仙的其他作品,多以筋囊系列为主,用料考究,做工精湛。工作台之上的一把同为大红袍泥料的筋囊掇只壶,也给予我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在传统掇只壶型上,结合筋纹器的设计制作创新,有纵横交错之感。横观层层叠叠的大小半球之美;纵观虚实结合的纹理清晰之意。俯视,壶盖与壶身线面相迭,又收放有序,整器宛如一朵绽放的莲,清丽而美观。

    艺海契阔,与子成说。这大抵是袁红仙与她所制壶的真实写照,我也坚信在她的恪守与坚持之下,紫砂之路会渐行渐远,越走越坚实。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