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汉字的诗集、故事、绘本与百科

2018-08-07 09:31:42 来源: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王海峰

这套书是关于汉字的有趣诗集、精彩故事、漂亮绘本、生动写真集兼精神小百科。这套书是台湾儿童文学家林世仁先生最近出版的“字的小诗”系列童书(分三册:《字字看心情》《字字小宇宙》《字字有意思》,吉林美术出版社2018年3月出版。3本书共有183个汉字“演员”,汉字演员们唱着171首儿童诗歌,不仅表达了中华民族汉字本身的历史文化特征,而且融故事、学习、娱乐与情商教育于一体,不仅真实地道出了启蒙时期儿童的各种心声与情绪,而且形象、生动地勾勒出一个神奇的摇曳多姿的汉字童话王国。

此套书从儿童视角理解汉字,内容深入浅出,语言形象生动。林世仁先生在图书前言中“邀请小朋友来和汉字交割朋友,进到文字的怀抱里来打个滚儿、蹦个高。希望小朋友在阅读时能够看见那些埋藏在文字里、让想象力飞驰的密码”。这套书就是用联想和想象的方式把小朋友眼前陌生或熟悉的汉字变成一个故事、一种心情、一场游戏、一幅动态的图画。让汉字变得有理、有趣和好玩成为这套书的一个重要内容。如作者为“劣”字写的诗歌:“少出一点力,会怎样?/拔河呀拔河,就输了!//少出一点力,会怎样?/跑步哇跑步哇,就慢了!//少出一点力,会怎样?/比腕力呀,就赢不了!//少出一点力呀——/哎呀,连跟自己比/都变退步了呢!”作者把简单体育运动情节与汉字结构拆分、会意结合,生动形象地说明了这个字的意思。作者借助想象力来分析和诠释“朵”字:“一棵小树/戴着一顶大帽子//什么帽?/‘叶叶帽哇!帮我遮太阳。’//什么帽?/‘花花帽哇!让我香喷喷。’//什么帽?/蝴蝶帽哇!让我好好看。//什么帽?/‘小鸟帽哇!让我一整天都能听听歌。’//小树,小树,你骗人——/那是我被风吹走的大草帽!”这两个字都是借用情节排比的方式,凭借想象和联想,让汉字动起来、活起来。诗歌中语气词“哇”“呀”“呢”运用较多,强化和丰富了情感表达,也使得诗歌的语言表达活灵活现、形象生动。

此书将汉字文化与情商教育融合,寓理于事,寓教于乐。具体而言书中汉字文化与情商教育融合的例子,如“信”“怕”“愧”“怒”“叨”等字,都是在有情节的诗歌中解释汉字并传达情商教育思想。例如“吵”字的诗歌这样写道:“吵架时/总觉得/少一张嘴巴!//吵吵吵/把声音吵过来、吵过去/呼,好累呀——//哦,我明白了/吵架时,要记得闭上嘴/少一张嘴巴——/就吵不起来啦!”还有一些诗歌在诠释一些儿童难以理解的汉字上表达了独特而深刻的思考,带给儿童乃至成人很多情感上的震撼。如书中“巫”字的诗歌这样写道:“两个人,住隔壁/隔着一道墙/东边的人不知道西边是谁/西边的人不知道东边是谁/路上碰到了/他们不笑,也不打招呼/晚上,他们的床靠得好近/梦也靠得好近哪!//咦,是什么巫术/把大楼里的人/都变成/住得最近的陌生人?”诗歌最后的疑问,相信很多成年人都一时无法回答,而每个儿童读后都会有不同的答案。与诗歌匹配的图画,是一个深蓝色的骑着扫把的巫婆在模糊的楼群中飞翔和两个躺在不同房间里不同颜色床上的拿着手机或图书阅读的小朋友。诗歌的意境和图画的意境完美融合,同时也表达了一部分现代人的生活状态。“巫”字的悄悄话:“巫婆、巫师……嘿,好像故事里的坏角色都跟我有关。其实我能占卜、会治病,在远古时代的部族里,地位很尊贵呢!”这个按语在知识层面对“巫”字进行了讲解,讲解与诗歌中对“巫”字的感情“释义”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关于汉字文化的童书,出版市场中屡见不鲜,如汉字演变与习得类童书《画说汉字》《汉字是画出来的》《汉字描红》等,如汉字理解和故事类童书《汉字风云会》《唱歌谣识汉字》《有故事的汉字》《汉字王国的故事》等,这些书均侧重儿童对汉字的识记、理解和掌握,教育、教学与书写训练的作用、意义浓厚,虽然这些书能够把汉字融入一些故事和歌谣,但说理比重大,想象力不足,缺少童心童趣,这些图书的阅读体验总体较“硬”。出版儿童图书的一个根本问题是童书是否能够在儿童心理层面被接受。儿童阅读心理学是童书出版工作必须研究的问题。这套“字的小诗”系列童书具备了这样几个高度符合儿童阅读心理学的出版元素:

第一,同出版市场上以歌谣、故事为表达方式的童书一样,此套书对汉字的解读以儿童诗歌的形态表达,在接受情感上做了铺垫,不同之处在于,林世仁先生的诗歌融入了熟悉、有趣而想象力丰富的儿童生活、认知情节与故事。

第二,此套书可以作为儿童绘本来读,图书所有绘画全页出血铺排,打破了市场上此类图书“插画”的原有界限,全书文字与绘画版面占比接近三七,编者是以绘本的方式做一套充满感情的儿童诗歌集,又以儿童诗歌集的方式去做一套乐趣无穷的儿童识字小百科,这体现了较深的编辑功力和思想。

第三,为了弥补图书知识性供给的短板,编者在版面一角放置了作者写的汉字“悄悄话”按语,如“愣的悄悄话”:“我有‘发呆’的意思。如果根据字形来联想,像不像‘心往四面八方跑掉了’?心一跑掉,人就发呆。这样联想,你就不会把我写错了吧!”按语一般二三十字,涉及内容广泛,根据汉字诗歌内容不同,进行不同程度的补充和说明,包含汉字的注音、词性、用途、联想等诸多方面。

此外,编者将书中诗歌标注汉语拼音,方便儿童独立阅读;而按语不予注音,一方面因为按语是辅助阅读,作补充、说明之用,诗歌为详,按语为略,另一方面,这也起到方便亲子阅读的作用。这种内容与形式相得益彰、独具特色的汉字文化启蒙童书在我国出版市场并不多见。正如图书作者所言,“今天国际上的主流文字,例如英文、法文、西班牙文、阿拉伯文等都是拼音文字,都是‘嘴巴上的文字’,是声音的记录,嘴巴怎么念字就怎么写,如果声音改变了,字也会跟着改变。相较之下,汉字就独特多了。它是‘眼睛上的文字’,保留了更多的视觉形象。”汉字是中国文化的基因,透过汉字,我们可以窥见古人对世界的理解,可以读懂中国的历史和文化。与此同时,这套书作为汉语儿童文字、文学的启蒙读物十分适合“走出去”,推介并翻译至国外,供国外儿童汉语启蒙及了解中国语言文化教育之用。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