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山考古实习生活侧记

2019-11-13 09:39:06 来源: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刘静萱

9月25日9:00,我们一行11名厦门大学考古专业本科生和硕士研究生,在厦门站集合,坐上了通往闽北的列车。三个小时后,在武夷山东站等候的司机把我们从城市的中心带到了南浦溪的边缘。随着两侧高楼逐渐稀少,路也越变越窄,最后终于蜿蜒通上山腰。然后下车沿着老旧民居间的道路步行到实习基地。

从实习基地顺山路而上五到十分钟,爬过一道新修的土台阶,即是浦城龙头山遗址。遗址区整齐排列着11个刚刚布设好的新探方。此后,我们将在这里开始为期一个学期的田野考古实习生活。

这一个月,推翻了我脑海中所有关于田野发掘的想象,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真实而又立体的图景。

如果要用一个词概括我的实习生活,那这个词就是“温度”。

而第一个让我真实体会的“温度”,就是浦城九月和十月近午时分曝晒的阳光。泛白刺眼的光芒,像是要把人晒化在大地上一样。

浦城地处闽北,尽管老师体恤我们,尽力安排早出早归的日程以躲避炽烈的阳光,然而太阳,尤其是下午两点的太阳仍使人感到灼热和晕眩。早已习惯于在阴凉的空调房里吹着冷风、喝着冰镇饮料的我们再一次体会到了如同军训一般的紧张。

尤其是每天七个小时的体力劳动,长时间的蹲下与弯腰,对于四体不勤的我们又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中暑、感冒、腰酸、背痛,开始交替出现。很多同学的手指由于长时间抓握刮铲和手铲磨出了茧子。

如果这就是实习的全部,那可能不过就是一次另类的“生活体验”。而实际上,工作的疲惫只是和谐乐章最短暂的前奏,美妙的旋律总是在曲终后让人流连忘返。

第二个让人真实体验到的“温度”,是友谊的温度。由于时间分散、性格不同、爱好多元,大学的同学间往往相对生疏,但考古工地却给我带来了全新的体验。

此前我们虽然是同班,但是大多数人的交集仅限于一起上课,对彼此了解仅限于一个片面而模糊的印象,不够深入。那时从未想过我们会有如此共同的默契。在实习基地,同学们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一起学习,渐渐培养起了与之前在学校完全不同的感情。有时,我们为一件小件或者陶片的性质争论得面红耳赤;有时则吵吵闹闹,分享零食、畅谈兴趣。在疲劳了一天之后,我们说着只有我们彼此能懂的笑话;在陷入迷茫之时,则互相加油鼓劲。由于半军事化的管理,我们甚至在统一的上工、下工、吃饭、熄灯中,培养出了几分“战友情”。考古专业是一个大集体,所以我每次想到就算在这短暂的考古实习结束之后,我们这个大家庭还能待在一起好长时间,心头便涌上了满满的幸福感。

如果说同学们之间的友谊像涓涓细流,那么在工地与研究生学长们的交集,更让人感到厦大考古人的和谐、团结的氛围。两位研究生学长对我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但要负责自己的探方,还尽心协助老师指导我们如何工作。从陶片纹饰的辨识、土质土色的区分,到堆积层位线的划定,都有着学长们尽心尽力的帮助。当得知一位学长因工作不得不离开工地时,我们不禁落泪。

然后是我们指导老师,傅老师、魏老师、杨老师和熊老师。不像是学校里讲台上威严的模样,他们在实习的指导过程中显得温柔可亲,对每个同学都赋予了足够的耐心。还记得第一天来这里的时候,我们面对着探方手足无措,老师从最基本的手铲使用方法开始讲解。到现在,大家已经没有了当初迷茫的感觉。作为新手,我们的很多问题经常令老师哭笑不得,但是老师们仍然一次次耐心地指导我们,无论怎样重复,也未曾厌烦过。他们在烈日下与我们一起分析探方内的堆积关系和遗迹现象。即便在下工时间,他们也在为发掘区的整体进展、来往专家领导的接待,以及我们的衣食住行而操心。上工虽然辛苦,但相比我们只需要考虑一天的活而言,老师们要思考和完成的往往是贯穿整个实习的计划。每次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想向老师们道一声辛苦。

在这片不大的土地上,我们、学长和老师的友谊,像是围绕龙头山遗址的浦水一样悠悠流淌。所谓厦大考古的传承也许就是如此,并不需要什么口号,一个眼神,一句指导,半夜亮着的灯火和见面时的微笑,就是一道盛宴飘散在屋子里的诱人香气。而更深的味道,恐怕是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够知晓。

第三个温度,是来自周边所有直接或间接支持着我们的力量的温度。来到这个工地,就像老师说的那样:“比我们当年幸福多了”。

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过没水、没电、没网日子的准备。来了才发现,所有的东西都一应俱全。生活用品、学习用品无限量供应,每天的菜肴都格外丰盛,甚至我们可以和做饭的阿姨报备我们想要吃的菜。要感谢老师们的细心安排和母校的大力支持,让我们在短短一个月中,总是能感受到各种关爱。

虽然考古工地处于半封闭状态,但在实习期间,仍有领导和专家不时前来,为我们的发掘工作提供指导,传授知识,也使我们在这宁静的城中村里感受到来自社会各界的关注。

承载着所有人的期待,我们必将不负众望。

最后的“温度”,是对知识的渴望。“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知行合一。以前,总觉得课堂上老师的讲解虽然好,但文物、文明对我来说仍遥不可及;去年参观实习工地的时候,我近距离接触了遗址,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奇妙;而今年亲自参与发掘,更是满足了我对考古的一切想象。

你可以亲自触摸这片承载着华夏几千年文明的大地,你可以亲手把遗物从埋藏的土壤中解放出来,甚至可以观看它们如何被老师的巧手修复;你可以划分地层线——这是土地上最美的线条,它的叠压、打破记录了历史滚滚车轮的一抹抹浮光掠影,就像是佳人额前的发丝,只是一缕,但足够引起我对于美无限的遐想。这些与历史亲密接触的感觉让我第一次感到书本上的知识鲜活了起来。考古,如同是夏夜蝉鸣之时,满天星斗,篝火边的长者为你娓娓道来上古的传说。

这就是我们的龙头山实习。在凝结的汗水中建立起人与人之间最美妙的情感,并在这种情感引领下去收获全新的人生体验。

十月,丹桂绽放,福建浦城到处都散发着醉人的花香。我徜徉此间,一时语塞,甚至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赞美这座闽北小城,赞叹考古这门学科的无穷魅力!

[责任编辑:陈雨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