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标准落地 乱象何时终结

2017-10-31 15:43 来源: 人民网  作者:宗媛媛

    相比起千店一面的酒店来说,强调个性化的民宿成为越来越多游客的选择。在感受当地特色文化的同时,卫生、安全、消防等方面状况堪忧的现实也日渐凸显。

    从本月起,国家旅游局颁布的首个民宿标准《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正式实施,民宿乱象是否能够就此终结?民宿的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体验

    “户外花园纯属私搭乱建 ,夜里拿椅子堵门”

    厌倦了酒店的千篇一律,再加上囊中羞涩,90后程茜(化名)在与同学的南京之旅中,决定尝试一次民宿,“我们人多,住一起热闹,还能顺便感受下当地的生活。”初步筛选了房型信息、地理位置和交通条件后,她在一家主打特色民宿的网站下了订单,“介绍里显示就在地铁附近,离景点也不远,感觉应该挺方便。”

    满怀憧憬地走出地铁站后,程茜恍然发现,所谓的“相距仅600米”真正走起来,却要绕上足足20分钟,“旁边到处在挖坑修路,往民宿所在小区去的路上越走越荒凉。”好不容易跟着导航找到小区,程茜傻眼了,“院子里乱糟糟一片,垃圾散落在地上,楼栋也没有门禁,就那么随意敞着。”除了微信发来的房门密码外,房东再没联系过程茜,自始至终不曾露面,“楼层低,又没有安装防盗窗,外人推开窗户就能翻进屋里。传说中的户外花园纯属私搭乱建,堆满杂物。”眼前的这些,让程茜大呼上当,“网站上挂出来的照片明明很光鲜,完全看不出有这么多问题。”走进房间仔细打量,程茜的心再次凉了一截,“床单上面还残留着好几根头发,卫生间的洗手池居然爬出一只蟑螂。”

    相较于卫生状况而言,安全方面的隐患让程茜更加难以接受。由于当天早上日程安排紧张,程茜一行人下午便返回民宿,各自回房间锁上门休息。临近傍晚,当程茜开门打算去厨房打水时,意外发现大门居然被打开了。相互确认后得知,期间并没有任何人离开过住处,最后进屋的人也关好了门。

    “我们赶紧联系对方,对方却以派人来做卫生搪塞我们,我们要求对方尽快来更换门锁密码,对方又以房东人在外地信号不佳为由推脱。”无奈之下,程茜拨打了网站客服电话,结果迟迟无人接听。考虑到人生地不熟,几个女同学大晚上临时换房不易,程茜一行人只好硬着头皮坚持熬了一宿,“夜里把所有灯都打开,拿椅子堵上门,稍稍有些风吹草动都会觉得无助和害怕。”

    有了这次糟糕的入住体验,程茜开始对民宿心存警惕,“过去只觉得性价比高,又有特色,现在看来还是鱼龙混杂,不确定性太强,有点碰运气的感觉,希望以后整个行业都能更透明些,挑选时也多一分谨慎。”

    观望

    “照片基本都靠自己传,只有一家平台实地来看过”

    跟程茜比起来,从青岛旅游归来的徐茗要幸运许多,“住的民宿位置核心,下楼就是地铁站和商业中心,步行能到景区,屋里收拾得干净整洁,设施也很齐全,房东还特别热心。”提起这次居住体验,徐茗直言,“平台上的评价很重要,一条关键性差评就足以排除掉一套房源。”

    回京之后,受到启发的徐茗也开始盘算把自己的一套小两居改造成民宿,“之前一直是长租,实在太毁房子,装修好好的厨房,没多久就被糟蹋得不像样。”在她看来,主打短租的民宿显然要好一些,“一般住三两天的人不怎么做饭,没那么多油烟,及时打扫着,屋里也好保持。更何况,这要比长租灵活多了,自己需要住的时候随时停租就行。”

    很快,徐茗通过微信找到青岛的房东取经,“对方跟我说,只要装修完拍一些房间的照片,像客厅、卧室、卫生间、厨房,分别从不同角度来几张,上传之后,再根据网站要求对房子做个简单介绍,填上周围交通路线等信息就行。”

    当徐茗问到是否会有人上门实地审核时,对方表示,“现在平台很多,只有一家实地来看过,其他都没有,基本都靠自己传,就算修修图,也没什么人能看出来,不太过分就行。如果申请让平台的摄影师来拍照,可以在房源信息里标上‘实拍’。”

    作为过来人,对方还分享了自己的成功经验,“很多网站最近两年才上,知名度不高,不如专攻几个常用的网站。只要排名靠前,成单率就高,跟做网店差不多,销量越多,点击率越高,排名越靠前,别人越容易看到。至于房间里的具体设施,没有绝对标准,自己看着准备就行。现在房源增加得快,设施齐全些,竞争力也更强。”

    徐茗跃跃欲试正打算开工改造,恰好从网上看到首个民宿标准正式实施的消息,这让她又有些犹豫,“按规定,民宿要依法取得当地政府要求的相关证照,并满足公安机关治安消防相关要求。民宿从业人员还应经过卫生培训和健康检查,持证上岗。这比之前想象的要麻烦许多,且不说办这办那都需要额外花钱,单是手续的繁复程度估计都够呛。”

    让徐茗动摇的还有不久前的一则新闻,“听说一对浙大毕业的小夫妇,在短租平台上把刚装修好的婚房租出去以后,被一对雌雄大盗洗劫一空,生生偷走了两车的东西。现在标准多半是从住户利益出发,那房东的利益谁来保障?”

    观点

    伪民宿和类民宿

    大行其道

    “近年来,国内的民宿产业发展很快,但要避免陷入误区。”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表示,民宿起源于英国的B&B(bed&breakfast),原本是指旅游者在当地民居住宿,感受当地的风俗文化,通常具备两个特点。

    一是利用现有的存量住宿资源,也就是民宿经营者的家中有多余房子可供游客居住,而非专门为发展旅游接待另外修建的。二是民居的主人参与经营,为游客提供服务。

    在国内,民宿主要包括三种类型。以农家乐、渔家乐为基础的乡村民宿已经有将近20年的历史,处在逐步扩大产业规模、扩大影响力的过程;城市民宿则以2008年前后形成的奥运人家为代表,之后部分转型为现在的北京人家,还有厦门的鼓浪屿,福建泉州的西街等;另一种则是古城镇民宿,如丽江、大理、平遥等,就是由古城镇旅游带起来的民宿。

    与此同时,伪民宿和类民宿也在大行其道。伪民宿就是打着民宿旗号,实际是以连锁等形式运营的精品酒店,类民宿则是有情怀的城市居民去改造空心村,将其变为现代或后现代风格的民宿。

    信用评价体系

    亟待健全

    “前不久,国家旅游局出台的《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可以看出国家对民宿领域的重视,对引导市场健康发展具有积极意义,但这只是推荐性标准,而非强制性规定,更算不上法律法规,因此效力有限,更多的作用还是为经营者和服务者的行业自律与自治提供基本的规范参考。”刘思敏认为,民宿本身是强调个性化的产品,不适合照搬宾馆、酒店的方式来进行一刀切式的管理,那样只会大大限制其发展,甚至出现一管就死的后果。民宿固然需要在卫生和安全等方面达到一定标准,但并不意味着完全依赖政府监管。

    “事实上,当前真正亟待健全的是信用评价体系。”刘思敏表示,互联网平台可以通过财产、人身安全保障方案及身份识别等手段,建立完善的房东、租客个人信用档案登记制度和规范的个人信用评估机制,交易双方可以根据累计评价和信用评级来进行双向选择。

    此外,还应加强行业法律法规的制定,在立法层面提供更加强有力的保障。通过提高违法成本,倒逼交易双方规范自身行为,减少侵权欺诈等情况的发生。

    主笔 宗媛媛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