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的权利象征——爱丽舍宫

2017-12-08 11:48 来源: 人民网  作者:陈翔
    原标题:爱丽舍宫传奇

    这里,是法国最高的权力象征;

    这里,展示着洛可可装饰的精髓;

    这里,融合过骄奢淫逸与利欲熏心;

    这里,也见证了法国从帝制走向共和的进程。

    这是爱丽舍宫,那个法语里意为“极乐世界”的地方。

     人人能进爱丽舍

    “爱丽舍”,希腊神话里的极乐世界,英雄和贤者魂归的地方,也是如今法国总统府的名字。来自权力中心的神秘感,总是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很少有人不想一睹其真容。而每年九月的第三个周末,只要你在巴黎,只要你有排队的耐心,便有机会进到这里进行参观。

    这个传统开始于1984年,法国文化部为了鼓励市民了解和爱护古迹,将九月的第三个周日定为“历史古迹开放日”,后来更名为“国家遗产日”。这样的文化推广渐渐吸引了欧洲其他国家的加入,到如今已更名为“欧洲遗产日”,开放时间也从原先的一天,变成了周末两天。那时,平时不开放的政府机构,比如总统府、总理府、波旁宫等也都会敞开大门,免费接待公众。自然,爱丽舍宫便成了接待人数最多的地方。虽然一般情况下,参观者至少要排上四五个小时才能进入宫殿,但等待却丝毫不会湮灭人们的好奇。

    比起隔了一条街的香榭丽舍大道,爱丽舍宫所在的圣·奥诺雷街热闹不足,繁华有余。仅有十多米宽的街道汇集了全世界最著名的奢侈品品牌,高档消费品琳琅满目,价格自然也是不菲。但奥诺雷街在爱丽舍宫门前的一段却十分不起眼,若不是门前有卫兵把守,上面有国旗飘扬,路过时可能都不会注意到。也难怪我们会在《密特朗传》中读到他的评价:这里是“欧洲最小的总统府”。

    穿过卫兵把守的石拱门,爱丽舍宫的主体便展现了出来,齐整的左右对称是它外观给人最强烈的印象。石砌的双层楼像一个马蹄环抱着宽敞的矩形庭院,简单朴素却简约庄重。宫殿后面还有一座幽静秀美的花园,芬芳清雅,别具特色。

    这座宫殿的外观,看不出丝毫奢华,而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内部的装潢。金钿与珠宝装饰着每间庭室,晶莹剔透,流露一派皇室豪华,家具精美,名画与挂毯散发着艺术感,若这里不是总统府,便定是座博物馆了。这内饰的气派,带着一丝魅惑,却又不失大气。它的每一个厅,每一个名字,都记载着一段历史,记载着历史的沧桑留下的印记。

    从华贵宫殿到小旅馆

    爱丽舍宫是浪漫与古典的结合体,也映射了18世纪初期整体的艺术风格。那时,封建制度受到冲击,旧式贵族走向没落,出身名门的埃夫勒(Evreux)伯爵路易,便是这类有着贵族头衔,却并不富裕的典型。他的叔父是太阳王路易十四的宰相,这头衔不免令很多想跻身上流社会的投机商人趋之若鹜。没落贵族需要钱,投机商人需要地位,于是,银行家科罗札为了和埃夫勒伯爵攀上关系,将12岁的女儿许配给了他。伯爵自然也获得了不少的财产,开始筹建自己的公馆,这个公馆便是如今的爱丽舍宫,不过当时它还叫埃夫勒公馆。

    公馆逐渐进入公众视野,是从埃夫勒伯爵去世后,法王路易十五购下公馆,并赠给情妇蓬巴杜夫人作为宫殿开始的。这位蓬巴杜夫人,美艳绰约,又颇有艺术气息,是18世纪最重要沙龙的创始人,资助了多位艺术家,和伏尔泰也是终身挚友。在成为埃夫勒公馆的女主人之后,她便用自己独特的艺术眼光改建宫殿内饰。洛可可,就是她钟爱的风格。许多历史学家评论洛可可风格为轻浮、奢华,房龙在《艺术》一书中却认为,洛可可风格的出现恰是人类各方面都达到高度文明的象征。如今,在爱丽舍宫的蓬巴杜厅,依然能感受到蓬巴杜夫人当年的华贵:“红底白花的地毯,紫檀木制的壁桌,蓝色缎面的座椅,铜雕镀金的古钟,流光溢彩,富丽堂皇”。

    1764年,43岁的蓬巴杜夫人因肺充血不治身亡,把这座公馆遗赠给路易十五,国王把它当作接待外国使者的宾馆,之后又被当成家具储藏室。1773年,路易十五将它卖给金融家博戎,博戎后来将它出售,买下的人却是法王路易十六,并将它赠给了自己侄女路易丝·巴蒂尔德,也就是奥尔良公爵夫人。公馆在路易丝手里完全变了模样,因为和公爵长期分居,她独自住在公馆里,为了效仿其他贵妇拥有多个住处,她在爱丽舍的后花园盖了几座小房子,并把它称作“尚蒂依村”,还经常大搞迷信活动。不久,法国大革命爆发,路易十六被送上断头台,路易丝则因恐惧弃宫而逃,但仍然被抓入狱。出狱时,路易丝囊空如洗,再难维持公馆的开销,无奈只好把公馆底层租给一对比利时夫妇。

    当时正是大革命结束,这对夫妇的女儿列维娜考虑到巴黎人想要放松情绪的需求,便想将公馆底层改建成舞厅以供人们消遣,而路易丝居然同意了这个疯狂的建议,条件是收益分成。于是,公馆底层彻底被改变了,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娱乐场,于是也便更名成极乐世界“爱丽舍”。开业初期,人们抱着对旧式宫殿好奇的想法,即便价格不低,也是门庭若市,但没过多久,来的人就越来越少了。三个月之后,路易丝以“共和国的威胁者”的罪名被驱逐出境,爱丽舍的主人就自然变成了那对比利时夫妇。由于舞厅生意不景气,这对夫妇想出各种方式招揽顾客,后来列维娜干脆把爱丽舍变成了旅馆,一间一间向外出租,当时许多没落贵族都曾租住过那里。

    从皇宫到总统府

    爱丽舍宫恢复昔日的荣光还要归功于拿破仑。1805年,曾随拿破仑南征北战的缪拉(Murat),也就是拿破仑的妹夫从列维娜手中买下破旧不堪的爱丽舍,开始进行大规模的重建和修复。还请建筑师维尼翁设计了一个足够规模的大厅来组织宴会,如今这间大厅仍以“缪拉厅”命名,中央放置了一张椭圆形长条会议桌,成为总统召集内阁会议的地方。

    而当时,爱丽舍宫修缮基本完成后,拿破仑的妹妹把宫殿拿来让他与情妇约会。宫殿的奢华让拿破仑对这个地方不禁动心。于是,1808年,他将缪拉任命为那不勒斯国王,而拿破仑自然则获得了爱丽舍宫的拥有权,爱丽舍宫的名字也变成了“拿破仑-爱丽舍宫”,这里开始真正成为一座皇家宫殿。可惜,1815年6月22日,也是在爱丽舍宫,拿破仑权衡了法国国情后,不想再掀起战争的他宣布退位。之后的法国,风波不断,爱丽舍也渐渐变得残破不堪。

    直到拿破仑三世重新翻修爱丽舍宫后,这里才渐渐恢复了生机。随后他发动政变建立了第二帝国,于是离开爱丽舍宫,住进了象征王权的杜伊勒里宫,这里成为他当时的情人、后来的皇后欧仁妮的居所。当时,或许是想要完成拿破仑统一欧洲的宏愿,拿破仑三世在爱丽舍宫的一间小厅里,悬挂了当时欧洲八个国家元首的肖像,而这个厅后来被命名为肖像厅,用来接待欧盟元首。

    不过爱丽舍宫真正成为共和国的总统府应该要到1873年了。经过了多次革命后的法国,选择了麦克马洪将军成为第三共和国第二位总统,并规定总统任期为七年。是在2000年的时候,法国总统任期才通过全民公投变为五年的。那时,麦克马洪不愿把太过招摇的凡尔赛作为府邸,而杜伊勒里宫也早在大革命时期被烧毁,于是,怀着对拿破仑的感情,麦克马洪将军选择了爱丽舍宫作为总统府,而五年后,议会通过法令,正式规定爱丽舍宫为共和国的总统府。

    如果建筑会说话

    不过,并不是每个总统都喜欢爱丽舍宫,比如我们熟悉的戴高乐将军便直言不愿待在这。法国作家克洛德·迪隆(Claude Dulong) 在《戴高乐在爱丽舍宫》一书中记录到爱丽舍宫离戴高乐对总统官邸的想象相去甚远:太靠近市中心,太像博物馆。他曾计划另建府邸,但当时二战刚刚结束,法国百废待兴,再大兴土木无疑是雪上加霜。他遗憾地说:“历史决定我必须在爱丽舍宫生活和工作,我们必须在古老的爱丽舍宫让新共和国实现与其声誉匹配的功能,尽力做到最好。”在他之后,德斯坦总统也对这里并不喜爱,他和家人甚至根本不住这里,每天都要回到努维尔街的家中。连希拉克总统的夫人贝尔纳黛特在自己的书《第一夫人们》中也提到,爱丽舍宫是“一座冰冷的宫殿”。

    这里有太多的故事,交织了太多的辉煌与沧桑,孤寂或落寞。爱丽舍宫的每一位主人,都按照自己的风格修整着爱丽舍,而他们自己,也融入成传奇的一部分,如今,传奇还在继续。今年的遗产日,新任总统马克龙和夫人一起,接待了2万多名参观者,人们好奇,人们也感叹。如果,建筑也会说话,不知对爱丽舍里发生的故事又会生出怎样的感慨呢?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