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生态管家”,还闽江一方清水

2018-12-20 16:39:44 来源: 东南网 作者:

image.png

治理中的长万水库,水质变清了。

养猪场的污水汇入上游新建的集中处理点。

入冬以来,长万水库的水变清了,刺鼻的臭味也渐渐散去。

位于南平市延平区太平镇的这座库容425万立方米的水库,就在一年前还被环保部门怒斥为“化粪池”——南坪溪流域340多户农民养猪,未经处理的污水沿溪而下汇聚于此,黑黢黢的水面漂浮着垃圾和死猪,水库周边弥漫着恶臭。而今,养猪场的污水因已全部进入上游新建的集中处理点,水库采用微生物技术进行水体修复,从这里流往闽江的水已从劣Ⅴ类净化到Ⅴ类。

带来这一变化的,是去年落户延平的正大欧瑞信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润农行动”项目。到今年9月上旬,项目已完成投资6500万元,一期实施的南坪溪、杜溪流域养殖污染治理收效显著,水质均已达到Ⅴ类标准。

养治分离,将污染问题交由第三方治理——机制创新,让困扰多年的养殖污染治理难题有了根本性的转机。

猪业兴旺,

带来生态污染

时光回溯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

畜牧兽医专业科班出身的谢开春,先后在西芹、太平、炉下等乡镇任职。每到一个新岗位,上级交给他的任务都一样:推广养猪技术,帮助农民把猪养多、养大——水口库区建设,大量农民失地,为稳定农民收入,按上级库区移民部门要求,延平区把发展养殖业摆上重要位置,出台了不少鼓励政策,喊出了“淹掉一亩田,补上五头猪”的口号。

在政府力推下,短短几年间,延平区便跻身福建生猪养殖基地之一。高峰时,全区超过四分之一的农户从事生猪养殖及相关行业,饲养超过200万头猪。

然而养殖业的大力发展所带来的污染代价太大了。居住在长万水库边的村民张继喜发现,不知从何时起,原本清澈的溪流一条条变黑了,原本清新的空气一天天变臭了。

200万头猪,一天产生的固液粪便就有2.5万吨,一年接近1000万吨。按照反映水质污染程度的COD(化学需氧量)指标,畜禽固液废弃物的数据高达2万毫克/升,而城市生活污水不过200毫克/升。数百上千养猪场排出的污水,沿着南坪溪、杜溪、徐阳溪等6条溪流,汇入福建的母亲河——闽江。

养猪带来的负效应,成了延平区难以承受之重。2004年,帮助农民养猪的谢开春接到了新任务:推广治污技术,减少养猪污染。

十年整治,治标未能治本

2006年,南平市政府出台文件,严格规范生猪养殖业的审批,同时大力推广建设沼气池,控制污染源。从“转、控、拆、治”四方面入手,延平举全区之力,推进养殖污染综合治理。

十年间,省、市、区三级发出的有关治理养猪污染的红头文件、各种通知,堆起来厚厚一摞。

十年间,政府组织的外出学习取经一拨又一拨,从“土办法”到引进最新成果,技术层面的解决方案一个又一个。

十年间,全区干部总动员的战役性整治行动多次发起,多人因“治污不力”受到问责处分。

拆除违建猪栏的高压态势始终未减。仅最近五年,全区就拆除养殖场2321家,给养殖户发放拆除奖励金约1.96亿元,削减生猪存栏数近70万头……

十年苦战,战绩累累,可延平区领导并没有胜利的喜悦。已是区整治办成员的谢开春,对此有自己的理解:整治要收到“治本”“长远”之效,还有更多环节需要破题——

规模养猪场基本实现达标排放,但分布于6个小流域的众多散养户养殖数量不上规模(250头以内),监管缺乏政策依据。

养殖污染治理成本巨大。根据测算,每饲养1头生猪,治污设施就需投入约400元,养殖户难以承担,区政府的“吃饭财政”也难以为继。去年市场猪价低迷,养猪场拆除少了许多阻力,但要兑现8000多万元的奖励金,让财政局长叫苦不迭。

最为关键的是,治污是一项系统工程,既要保障农民收入不滑坡,又要保护好生态环境,单靠政府“一只手”,不仅疲于奔命,还常常顾此失彼。

养治分离,政府请来帮手

在转变政府职能这一大背景下,延平区开始把目光投向市场,探索“第三方治理”路径。

2014年5月,正大欧瑞信福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来到了延平。这是一家专业从事环保治理的企业,有技术优势,也有实力支撑。作为试点,太平镇政府与正大欧瑞信签约“润农行动”,由后者负责南坪溪全流域水体修复和长万水库水体修复项目的实施。

几个月后,南坪溪流域建起了17个集中治理点和15个河道强化治理区。通过引流管道,周边距离较近的养殖场废水收集到集中处理点进行固液分离,固体通过堆肥预处理后运往有机肥厂进行深加工,液体发酵成的液肥则施放到邻近的农田、林地,有效实现了污染零排放。

以此为模板,这一做法迅速向其他小流域复制推广。去年底,通过自行采购竞争性谈判,炉下镇政府也和正大欧瑞信签订了杜溪流域上游集中连片综合治理项目合同。而正大欧瑞信的目标,是在两年内完成延平全区6个小流域的养殖污染治理。实现这一目标,投资将达到5.5亿元。

眼下,南坪溪和杜溪流域建立的资源化利用污水集中处理点已有46处,铺设的引流管道长达170公里。“一头猪的日用水量达20公斤以上,排污量相当于8个成人。以这两个小流域50万头生猪饲养量计算,我们等于承担了一座400万人口城市的生活污水处理任务。”正大欧瑞信董事长李建飞介绍,项目运行一年后,这两条溪全流域的水质将达到地表水Ⅲ类水质。

第三方的引入,走活了养猪治污这盘棋。谢开春对此有最直接的感受:“过去监管养猪场要跑断腿,现在只要盯紧治污企业。环保部门定期到治理流域取水样检测,一发现问题,马上就能落实解决。”

业兴民富,更有绿水长流

按照协议,政府以购买服务的形式,将治污交给正大欧瑞信处理,项目全部建成后以每头猪30元的标准向养殖户收取污染处理费,其中19元作为公司处理成本,11元作为未来建设基金。

在太平镇杨厝村养猪多年的李书连,对政府的做法表示理解和赞成:“靠大家支持才能做得好,谁也不想家门口就是臭水沟,到处臭烘烘。”

但站在第三方角度,李建飞很直白地表示:“这钱太少了。企业以盈利为目的,如果仅仅靠收费,治污就难以可持续。”

对此,延平区政府的回应让李建飞消除了顾虑:提供给正大欧瑞信“四通一平”工业用地42亩,用于建设年产20万吨生物有机肥基地;通过土地流转租给正大欧瑞信1000亩土地,以“公司+农户”形式,发展国家级生态有机农业示范基地和生态有机农副产品深加工基地;在各小流域流转抛荒农地,建设生态品质农业示范基地,推进家庭光伏农场建设,解决养殖废弃物消纳、资源化利用问题,带动现代农业发展。

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目前,正大欧瑞信的环境和农业微生物生产研发基地、光伏农业基质育苗园、生态有机农业园等项目已建成,20万吨有机肥基地也于本月投产。农业园第一批用有机肥灌溉的泰国柳叶空心菜已供应市场。政府与第三方携手,延平区养殖污染治理开始纳入循环经济的轨道。困扰多年的治污难题终于有了“解法”,有着兽医博士学位的谢开春计划着做回老本行——推广现代化养猪技术,让农民把猪养精、养好。

[责任编辑:谢志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