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流传七十年的茶书

2017-03-17 11:47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

武夷山茶界大多数人士都知道有一本茶书,名曰《武夷茶叶生产制造及运销》。它详细记录了上世纪三十年代武夷岩茶的全面详细情况,著者林馥泉,人们习惯叫它 “林馥泉调查”。虽然此书装帧极为普通,文辞也不华丽,但是它记述了岩茶一个历史阶段的详况,被茶人传阅了70多年,并被多次刻印、复印、重印,视若珍宝。说明“能流传的才是经典”。

林馥泉, 1914年出生于福建惠安,后随父迁居晋江。中学毕业后,负笈赴沪专攻农科。毕业后曾任永安县建设科长。1939年调任崇安县任省属“示范茶厂”武夷制茶所主任。1945年调任泉州石狮镇任镇长,颇有政声,离任时民众置香案沿途相送。抗战胜利后,由台湾行政长官公署聘请,去台接收台湾农业部门产业。后受任农林处技正兼台湾省农林公司茶业分公司台北第一精制厂厂长,1951年受任台湾制茶工业工会总干事。而后20多年致力茶业工作,为台湾茶业发展贡献才智和宝贵年华。他常以“老茶农”自诩,深入茶园,奔走茶家、茶企,弘扬茶文化,提倡“国饮”。在台湾茶界享誉很高。1982年去世时,其生前好友和一些茶农主动筹资捐地为他建纪念馆,以彰显这位茶学大师的功德。

林馥泉在武夷制茶所任上,他专心致志于岩茶事业,用了三年多时间完成“林馥泉调查”。这本书实际是一部深入调查、行文严谨的茶事报告。

我想一本好书,无非是让人阅后得以美好享受,或是具有重要参考价值。林馥泉这本书属于后者。

它最为珍贵的是全面、系统、真实、细致地反映了民国年间武夷岩茶的整体情况。大到历史渊源、地理环境、经营形式、栽种管理、采摘制作、品评营销;细到成本开支、茶叶名称、制茶过程的茶青失重(失水)几两几钱、大红袍的完整采制过程几点几分、某茶厂用工行当及人数、某厂采工采茶青数量及工钱,等等。如果没有亲身经历,只是道听途说、臆想胡编的茶书,绝对要出错,甚至贻笑大方的。林馥泉可贵之处就在深入、实践、细致。略举几例:

一是记载当时天心村的人口组成。名叫“武夷保”,直辖于第一区赤石镇公所。人口74户、418人。其中做茶47户,竹木石匠6户。全盛时有石匠150人,主要进行茶山砌磅凿路,所以当年的茶山都是石头砌磅的。反映了时人种植岩茶肯花成本,比今人更为用心。

二是记录当时山上的茶厂。有制茶的51家,局部荒废22家,已全部荒废19家。印证“明清时山中有百家茶厂”之说。

三是记录武夷慧苑岩的岩茶花名280个。其中包含单丛、名丛,这是极其珍贵的。它证明武夷山是种质资源的天然宝库。它是如今的品种园和名丛录的基础。

四是记录当时成品茶的名称。如“奇种”就是“菜茶”品种茶树制作出来的茶品。“菜茶”是武夷山的原生种,由于异花传粉,多产生变异,所以“后代”繁多。用菜茶制出的茶品,无法一一分类,故统称“奇种”,并有分等,如“顶上奇种”“名种”等。这是岩茶一个时期的名称。如今有人把“奇种”等同于“菜茶”谬也。

五是记录了岩茶制作过程中失重的详细数据。从采摘后的日光晒青、凉青、青间做青、初炒、初揉、复炒、复揉、走水培、扬簸、拣剔、再焙、装箱等16个环节的重量。其中复揉后失重43.7%,再焙入箱前失重81.2%。这失重数据尚无人做如此精确的记录,弥足珍贵。

以上五个方面只是举例而已。其实“林馥泉调查”是有很高参考和研究价值。

但是该书距今毕竟70多年,随着社会的进步、科学的发展,岩茶的生产、制作、营销等方面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既要继承过去的优良传统做法,又要与时俱进改变方式,产制出环保健康武夷岩茶。

(责任编辑:张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