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茶道上的漫漫驼路

2017-05-31 11:27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

    成吉思汗广场前的敖包

    清代万里茶道,在南茶北销的进程中,进入了广袤无垠的蒙古草原,主要的运力就是骆驼。漫漫驼路,通向了遥远的俄罗斯。

    经营骆驼运力的是蒙商的驼帮。蒙商与晋商长期合作,除提供骆驼运力外,还共同经营砖茶。砖茶是蒙古草原上敖包的主要祭品。美国学者艾梅霞在她著述的《茶之路》一书中写道“蒙古游牧民安葬死者时,都要在他们的头下枕一块茶砖。”可见茶在蒙古族游牧民的宗教信仰中有着极其神圣的意义。延伸于亚欧大陆上的茶叶之路,纵贯于蒙古高原和草原。游牧业是蒙古草原上的传统产业,马、牛、羊、骆驼这些与草原牧民生息相关的畜类,同草原上的原住民,共同造就了草原上强大的蒙古社会和草原文化。

    驼路是靠骏马驱赶出来的。这是蒙古人的一句谚语。成吉思汗以“世界征服者”的称号载入史册。而辅助成吉思汗大业的,是草原上无数骁勇的骏马。

    在南宋与金朝的战争中,蒙古草原的游牧赤子铁木真,自从双脚落地能站起来走路的那天起,就学习骑马射箭。从马背上成长起来的铁木真,在1206年统一蒙古各部后,因为骁勇善战,获得了成吉思汗的殊荣和尊位。在蒙古语里,成吉思汗是“拥有海洋四方”的意思。从1209年到1218年的9年间,蒙古人先后征服高昌、回鹘与西辽,为其打开了挺进中亚与欧洲的门户。蒙古铁骑以三次大规模的西征,将现在的俄罗斯与欧洲大部、地中海东岸、两河流域、波斯与印度西北皆收入势力范围。

    元朝,则是蒙古人在征服中原及击败南宋后建立的少数民族政权。当时,在中国南方武夷山,茶叶成了进贡珍品,武夷山下的御茶园由此而建。元朝的第一个皇帝元世祖忽必烈,享受到了武夷山的御贡茶,武夷茶的神秘与珍贵,更激起蒙古大汗们对它的热爱。在草原奶茶的牛羊之乳香里,融入了来自武夷茶的清香。

    蒙古草原上形成的茶叶之路,早就形成于成吉思汗时代。在蒙古草原上,驿站是打仗的地面空间联络点,是战线巩固链条上的无数个环。而在战事平息之后,游牧民们则将驿站当作商业贸易的联络链。为保持远征与大本营之间的通信联络的畅通,成吉思汗首先组建“箭速传骑”的通信兵系统。靠沿途设的驿站,日行数百里,遇有紧急情况,日夜兼程,换马不换人,及时将大汗的命令传达到所有部队,又把前线的战况转呈到最高指挥部,从而保证了情报的及时传递和战斗的胜利。

    蒙古草原上随处可见的骆驼,它们以体形庞大、行动沉稳、脚步缓慢的动物属性,为草原上的人们提供了取之不尽的运力资源。骆驼具备了坚韧耐力,它们对严重的干旱和强暴的风沙,完全可以抵抗得住。牧民养骆驼,就是等于当代人购置一部大汽车,主要用于远途运输。

    说到蒙古草原上的茶叶之路,自然要说到张库大道。从塞外重镇张家口大境门出发,通往蒙古国库伦,并延伸到俄罗斯恰克图的贸易之路。明朝至清朝,对蒙、俄实行了货物贸易的全面开放,张家口出现了更多的“跑草地”买卖人。而这些“跑草地”的商人,当时运输货物的工具主要是骆驼和牛车。从中原或江南采购来的茶叶,通过集运到张家口,再由张库大道的茶商驼队运往蒙古草原深处的各个驿站和转运站。

    在呼和浩特旧城,集聚了大盛魁等一代代晋商的贸易信息,这座草原上的城市因此有“召城”、“商城”、“驼城”的文化亮点。呼和浩特曾经是历史上有名的召城,有着七大召八小召七十二免免召之称。呼和浩特建城以来,各族人民都在这里和谐聚居。在历史上,呼和浩特就是茶叶之路上的中转站,四通八达,交通便利,而且周边无数的牧民建起了驼村,蓄养了近20万峰的骆驼。这些骆驼驮运着茶叶,越过大青山,向着二连浩特前进,再进入乌兰巴托。

    草原上的骆驼也与草原上的骏马一样,贡献巨大。蒙古草原上的骆驼,踩出了一条通往欧洲腹地的漫长商路。清朝之初,蒙古商人的驼队,就将晋商从湖北羊楼洞采购来的砖茶,还有早些时期从武夷山采购来的茶叶,一同驮运到呼和浩特,然后再由驼队驮运经过俄罗斯的恰克图,驮运到莫斯科、圣彼得堡等大城市。一峰骆驼能驮运380公斤的货物,一个驼商能带着16峰骆驼,驮运着4000多公斤的货物,行走在漫长的草原之路上,构成了壮阔的陆上茶叶之路风景。

(责任编辑:陈玲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