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城之谜(下)

2017-06-19 11:08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

    城美人归去来兮

    美人城何时有,是先人有意匠心独慧,还是祖辈无意巧合杰作?然而,城像一美人,奇哉;美人城一座,罕哉。小城虽几经战火,但文脉相传,生生不息。神明的传说,赋予人和城的联想,神圣的城像,那样给予城和情的想往。

    美人城,城郭建何朝,市井构像何代?浦城位于闽浙赣三省要处,中原通闽要道,成福建北大门,为闽北重镇。史前时期,闽越族先民就在这里繁衍生息,党溪村“牛鼻山文化”,为福建新石器文化主要代表。列入《史记》闽中第一城的仙阳,猫耳山商代窑群,证实是中国龙窑的发源地和原始瓷的最早产地。管九村发现先人10把青铜剑锋利精美为全国罕见,二次的中国考古新发现的“江南第一冢”、“福建第一壁” 、 “福建第一剑”等殊荣,印证浦城市建的城、人、文的三要素悠久,早为越国都冶。

    西汉时,闽越王馀善在境内筑三城屯顿兵,浦城即主城,至今仙楼山留有烽火台与越王宫故址。东汉建安初年建汉兴县,为福建最早五县之一。三国时县称吴兴,唐称唐兴、大周称武宁,唐天宝元年改浦城至今。读谢灵运《永嘉记》:“柘城,水源出于建安吴兴县,俗称越王城,以其城临城,故曰浦城。似浦城之名,先已有之,特末以名县耳。”遗憾的是,临浦筑城大小面积无从考证。然而,读南北朝江淹为浦城县令的梦笔生花诗,见五代时的章仔钧镇守西岩故事,已可窥县城的人文盛景。古邑碧水丹山,清境佳萌,有过太姥魏夫人的神传,有梁红玉助韩世忠渔梁平叛记历,也有宋明清八才女的志书,可见小城女中英豪。元代至正守将岳承祖依馀善故垒或宋旧址筑城,北至越王台,南濒大溪,西堑深壕,广袤七里,这正是今天所说的美人城的美女全身范围,犹见古城的规划。

    宋代的古邑已誉为小苏州,有着“宋南方人物之盛,实为浦城”,堪称“文献之邦”,众多将相尚书,状元进士,为美人城添彩增色。东门塘的进土坊,胜果寺边的状元井,龙潭门真德秀祠等,市民的“举人进士仙楼下,脚踏手压添灯下”俗浯,已暗暗描述了美人身躯的比例。形成完整的美人城形貌的是明代,成化六年筑城十里有奇,周围一千又八百丈,高一丈九尺,分列五门。明万历《浦城县志》载,“城区有12条街,13条巷。”本文中构成城美人身体各部位的街巷,均由此而生。到清代祝徐氏捐修全城,美人城已处在佳韵风貌。

    最初看到浦城街巷如女人形状,是1994年新编《浦城县志·城乡·街巷》中记:“主要街道构成如人仰卧形状。豪贤街如首,市心街如颈,大市街如胸,铁治街和小路边街如两手舒展。 从大市街分前街和后街如两腿下伸。”文字虽短,但首次入志,可喜可赞。我曾写过《美人城流韵》等散文,依据即此。然而,多次考察后,觉得有些街形比喻还值得商榷。如大市街就是棋盘街,为女儿井处,怎么会如胸呢?市心街自古为城市的胸怀,怎么会如颈呢?其表述也不符合美人匀称身姿,显然有误。实在看事物构像之真,合理见美人成像之美;求是,是对美人城的珍爱与敬畏。所如,美人城醉心,城美人醉迷。

    一座老城若一位风韵犹存的美人,在世人面前揭开久违而神秘的面纱,那样丰华如画,婷婷玉立;那样曼丽妙姿,楚楚动人。美人城,她从历史风雨中姗姗而来,又在现代化城市建设里匆匆而去。1958年,建五一三路和跃进路,后来江滨一二期城改后,街道成十字形主干道,人体仰卧形逐步消失。用自来水后,街市水井所剩无几,如著名的市心井、状元井、龙潭井、横街井、凤池井等被填,仅留存的美女首也失了风韵,在兴衰中步归历史风烟……小城老人曰:美女城也老矣。

    呵,千古城美人,你真的走了么?乡愁里,我想如果美人城不老,在八方游客面前留下神韵,一定能与凤凰古城比美,与平遥老城争宠,成为闽中历史文明看地上的一颗明珠。

    尔今,只见尚存的女儿井上面盖了一座德秀坊,人们仿佛看见一抹新的人间春色!(续完)

(责任编辑:陈玲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