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的紫薇

2017-08-07 10:32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王德仁

    长夏的闽北,无论是在绿树成荫的大道两旁,还是在山野乡村的小路,常见婀娜秀美,缤纷绚烂的紫薇,她不占园中争三春,却偏向路边艳阳人。

    一年回乡浦城,正是酷夏时。车行国道途中,赤日炎炎,窗外山路边的一株株白杆树吐出一片红英,温润的紫穗层层叠叠,几十朵、上百朵怒放在枝条上,花团锦簇,如是一把把高张的“火伞”,给人静静的清凉圣美,送人淡淡的亲切芬芳,觉人盛夏绿遮眼,此花红满堂。

    停车在紫薇花下,路边正好见几位道班工人,男的除草修沟,女的为紫薇树培土守护。我口渴要水,与养路工侃上:“这路守得好,这花也开得美。”一位姑娘脱下草帽,端杯水给我,笑道:“这是紫薇,怕痒的‘格格花’。”她手指着路旁一个五十多岁脸膛晒得黑红的道区班长说:“路段上的紫薇是他领头栽种。”

    老班长言,他当养路工多年,原是“农民工”,前些年才转正。山村人见路边的紫薇,虽是乡土里普通平凡常见的花树,但花期长,开得热烈奔放,就这样一棵接一棵地种下了,给过路人添点精神。

    紫薇花开在路边,也开在我心苑。上车前行,我眼前仿佛看到千株万树的紫薇,串串成穗,吐出灿烂如火的花朵,紫色、纯白、紫红、粉红、桃红、暗紫等各种颜色变化多端、争相竞艳,成为夏日的一抹亮色。

    到了老家查阅书籍得知,紫薇又叫百日红、满堂红、入惊儿树,为小乔木、属双子叶植物。江南各地多有栽培。紫薇树姿优美,花色艳丽,花期由六月至九月,故称“百日红”,是花、干、根皆可观赏的盆景良材。宋·杨万里诗赞颂:“似痴如醉丽还佳,露压风欺分外斜。谁道花无红百日,紫薇长放半年花。”明·代薛蕙也写过:“紫薇花最久,烂漫十旬期,夏日逾秋序,新花续放枝。”

    紫薇在中国有千年栽培历史,相传三国时期,诸葛亮隆中三顾堂内,庭院中就有两株紫薇。紫薇,花美杆靓,树干新鲜、光滑、洁净。《群芳谱》云:“紫薇花一枝数颖,一颖数花。每微风至,妖娇颤动,舞燕惊鸿未足为喻。以手爪其肤,彻顶动摇,故名怕痒花。”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论述,其皮、木、花有活血通经、止痛、消肿、解毒作用,浑身是宝。难怪养路工人说紫薇是“花中医”。

    回南平又经那路段,刚下车就听见小憩中养路工们的嬉笑,正为花灌水的年轻女工歌唱:“紫薇花开一路红呀……”一青年小伙朝姑娘喊:“路边的紫薇喜人爱喽……”微风掠过,近观紫薇纤秀的花朵,轻盈柔婉,妖娇颤动,舞燕惊鸿,人花妍姿,妙态难述。正为花浇水的老养路班长,相告紫薇花有多种颜色,花白色者,名银薇,紫中带蓝者名翠薇,红色者名红薇。其紫花者为正色,色彩虽多,但都仍以紫,故统称为紫薇。不过,五彩缤纷中,他还是钟睐紫红,说紫薇娇姿艳色,风致可人,花映乾坤。

    路边的紫薇,花红到京城。古人科举的秋闱在省城,学子一路上以紫薇为吉祥花,乡试中了举人,就有机会赴京春试、殿试,功成名就而喜获紫绶。唐·刘禹锡《和令狐相公郡斋对紫薇花》说:“明丽碧天霞,丰茸紫绶花。香闻荀令宅,艳入孝王家。几岁自荣乐,高情方叹嗟。有人移上苑,犹足占年华。”紫薇似古代结于腰间的绶带,故亦称紫绶花。其实,汉武帝刘彻之前,中华民族尚紫,后尚黄。但紫色仍是皇权象征,文王长子姬伯邑考,代父赎罪,富贵不淫,威武不屈,封为中天北极紫葳大帝。紫禁垣居中央,皇帝自诩为天子,由此北京故宫被称为“紫禁城”。

    紫薇花开天上。日月星辰,紫薇星就是北极星,北斗七星则围绕着它四季旋转。这种像“被群星围绕的紫薇星”的人称作紫薇下凡的命,电视剧《还珠格格》中,公主叫名“紫薇”。地上紫薇,给路人前进力量;天上紫薇,与人指引方向。

    “赫日迸光飞蝶去,紫薇擎艳出林来。”这是唐·孙鲂《甘露寺紫薇花》的诗句。紫薇寿长,五百年以上树龄的紫薇,仍花红不退,花色不老。你看夕阳的光照里有一种紫色灿烂,平凡却高贵,和谐而活力,象征人生美丽,青春常在……蓦然,我看见路边那一排排的紫薇,恍若一个个长年坚守国道上的养护工。

    再次回乡,巧遇“紫薇雨”,一场阵雨将紫薇花打落了一地,紫薇花纷纷飘落时,树上依然繁华不歇。见我震撼而感动,道班姑娘笑曰:“紫薇花顽强的生命力,因为紫薇是一边开花、一边结果、还一边育蕾。三代同堂,生生不息,所以天天都有新蕊吐艳,日日都是花繁如云,才有百日红呢!”。她相告,老班长已退休,是这段路的“志愿守路护花使者”;还说他儿子接班去高速公路,也要让路边紫薇花开,万紫千红。

    而今,回乡多走高速,不经意前望,一路的紫薇让人沉醉!

(责任编辑:陈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