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故里传好声音 大美武夷叙真故事 ——武夷山推进“五个一百”系列主题宣传活动

2017-08-30 11:58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

手工制茶 (张栋华 摄)

水墨画:武夷大红袍写生 杨长喜

水墨画:寺隐苍岩 崔雪玲

水墨画:武夷山 贾 林

    【编者按】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和中办国办《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精神,由福建省文联、南平市政府主办,武夷山市委、市政府等承办的“五个一百”宣传武夷山主题活动,包括“百名作家写武夷”、“百名音乐家唱武夷”、“百名书法家书武夷”、“百名画家画武夷”以及“百名摄影家摄武夷”,旨在聚集名家效应,讲好武夷故事,传播武夷声音,展示武夷文化,扩大武夷影响,在加快文旅融合的同时,逐步推进产业转型。

    目前,“五个一百”主题宣传活动逐步开展。本版选登的即是“百名作家写武夷” 、“百名画家画武夷”和“百名摄影家摄武夷”的部分作品。

    武夷岩茶:被揉进故事的茶叶

    □ 庞天舒

    对我来说,武夷山始终是个遥远的向往……

    平生走了很多城市,很多片山山水水,但面对中国地图,福建竟是我从未踏足的两个省份之一,再有就是台湾了。

    我的工作地点在东北沈阳,福建的武夷山对我便是山远水远了。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去做武夷之行,尤其迷上茶道之后,便愈加向往那片山水。

    我算不得茶道玩家,也并不痴狂于某一类茶,既非龙井控,亦非普洱迷,我喜欢一切好茶带给我的不同的味觉体验,一如去各处看不同的风景,绿茶的风轻云淡,红茶的晚霞绚烂,岩茶的悠久厚重……特别是岩茶,我觉得一定要有了沉甸甸的人生经历后,才喝得懂它。那浓浓的火焙气息传递出枯藤、老树、昏鸦般的意境,通过味蕾,触碰到了心灵深处,与心底那份沧桑融为一体。

    驻沪某部政委张德崇是武夷山人,经不住他把家乡描绘得仙境般诱惑,今夏应他之邀,我们几位女作家一同踏上武夷之旅。虽然高铁把千山万水从车窗外飞快地掠过,数千里路程浓缩在了8小时之内,但在我心中,却有种走行了生生世世的感觉,一步一步接近那个深藏已久的向往。

    在位于武夷岩茶产区的“父亲母亲的茶园”,天空时不时地下几场热雨,身旁清涧的山溪汩汩流淌,浓浓的负氧离子味道充溢在空气中,侵袭进你全身的每一个细胞,让你的心像叶片一样如醉如痴地伸展着……在这个茶园,倾听了干练洒脱的市茶业局女局长邓崇慧介绍武夷岩茶的历史及如今的种植状况。武夷岩茶的精耕细作注定了它的小众化、高端化,武夷山市政府及武夷种茶人执守着一种严谨而科学的态度,决不为追求产量而扩大种植面积。在核心产区,茶山顶端是从未开发的野生林地,中间地带混种着果树,坡下则生长着大片灌木林,用他们的话就是“头戴帽,腰绑带,脚穿靴”。正是这种近乎“半野生”的生态种植方法,造就了武夷茶那岩骨花香的独特韵味。

    茶园主人陈春龙带领我们观看了岩茶的制作流程,一泡茶经过二十多道工序,经由二百多个工人数月的劳作才能诞生,采青、萎凋、做青、揉捻、烘焙、拣剔……你会觉得,就在这一双双手的捻动间,在那隆重的炭熏火焙时刻,一张张嫩绿的叶片被揉进了故事,揉进武夷的历史和传说。其实,一部武夷茶史就是武夷人的历史,一辈辈武夷人艰辛的生存与繁衍,绝望和希望,都深藏在卷曲的油黑色茶叶里。

    在故乡沈阳的茶城,我认识很多经销茶叶的茶商,陈春龙是我认识的第一位种茶做茶的人,这位80后小伙子不同于那些精明的茶商,他对茶树有种深入骨髓的虔诚和敬畏。第二天,因为临时有事,他不能陪我们去景区观看那几棵高悬岩崖上的大红袍母树。当年,进京赶考的书生晕倒在岩崖下,被僧人救进旁边的寺院,住持用岩崖上茶树叶片制成的茶叶煮水喂给书生,次日居然病气全消,轻松踏上行程,又在科考中一举夺魁,获皇帝御赐大红袍,回故里任职,途中特意来到寺院拜谢恩僧,又跪拜茶树,将身上的大红袍披于茶树,由此成就神茶“大红袍”的传世之名。

    20世纪70年代,农科所的专家成功地将大红袍母树进行无性繁殖,今天,遍及武夷山产区的大红袍均为母树的克隆体,几棵母树已经被保护起来,成为只供游人仰视的风景了。那日,我们在景区游历了大半天,着实有些累了,一想还要搭乘景区的车去看大红袍母树,望到大群排队候车的游人,便兴致全无,干脆不看了,回宾馆。晚饭时,陈春龙得知我们没看母树,第二天一早就开车来接我们,他说你们一定要看母树,不看母树不算到武夷。

    下了车,还要顶着烈日在峡谷里行走很长一段路,终于走到了岩崖下,仰望母树,它们生长在岩壁上,不高大也不粗壮,矮小普通的样子,实在是貌不惊人,但它们至少在那里站立了360年,这是生命奇迹,也是生命图腾。陈春龙热情地招呼我们一个一个过去与母树合影。作为茶园老板,整个春夏他都在接待四方来客,陪着每一位客人去看看母树,那么,他也就反反复复地走在这条长路上……我想,对于他来说,每一次母树之行,都是一次虔诚的拜谒,都是一次朝圣,那是他心中的神树。一个内心有敬畏的种茶做茶人是让人尊重的,你不由得信任他和他的茶。

    带着几款武夷山的茶叶回到东北,却一直没有开封,收拾房子搬家,所有的茶器早在一年前就打好了包,与几十只书箱叠放一起,竟然忘记装在哪几只箱子里。没有好茶器,我就执拗地不动这些茶叶,好茶器之于茶,是一份礼遇,是饮茶人的一种人生态度,即便在家独饮,也要讲究仪式感。那天,运了十来个箱包到新家,拆箱时竟露出久违了的茶器,特别是看到那只台湾匠人手制的老岩泥茶壶,不由得惊喜万分。壶是崭新的,购买多年,却从未使用,一把完美展现工匠精神和独特个性的壶,也是有故事的,如果没给它寻到一款气质相配的茶,随便用普通茶来打发,便是毁了它的声名。老岩泥的浑厚悠久韵味,特别是它通身滞留着成器时的柴烧气息,我一下子就想起“父亲母亲的茶园”,想起那间缭绕着炭火的木质烘焙室,想起武夷岩茶那千揉万捻的身世。

    烧水开壶,净手焚香,我拿出一泡武夷肉桂,投茶,热水冲淋,茶气激扬的瞬间……状元抖开了大红袍,披挂给茶树……我突然悟到武夷岩茶被历代茶人推崇的魅力之所在,那便是蕴藏在岩骨花香中的绝望和希望的故事。随着每一次仪式般的泡茶、品茶时刻,亦融入每一位茶人对生命至纯至真的感动。

    庞天舒:当代军旅作家。12岁入伍当了文艺小兵,15岁发表第一篇小说,19岁成为军队专职作家。共出版《落日之战》《蓝骑兵巴图鲁》《王昭君·出塞曲》《生命河》《陆军特战队》等专著26部,作品多次获全国全军文学奖项。现为军队一级作家,中国地质科学院客座研究员。

    今宵烂饮过三更

    □ 葛水平

    来武夷山,如果不是喜茶,那一定是乐水。九曲溪涨满河道倾泻而来,灌满了草泽,成为武夷山汪洋恣肆的风景。武夷山的茶在河两岸的山上,饮足清澈的河水,能把满眼的绿色呈现给我们,除了神秘的春天,就是武夷山岩茶了。我感觉武夷山不同于别的城市,有一些雅趣横生。凡是做茶的店里都备下一套茶具,泡茶用的是上好的兔毫盏,此盏是宋朝建窑最具代表的产品,也是汉族传统制瓷工艺中的珍品。在黑色釉中透露出均匀细密的筋脉,因形状犹如兔子身上的毫毛一样纤细柔长而得名,民间称“银兔毫”“金兔毫”“蓝兔毫”等。以其中的“银兔毫”最为名贵,兔毫花纹在茶水里交相辉映,令人爱不释手。特别是喝顶级的正山小种,对茶具的要求更高。这个时候行家一般会用老壶,因为老壶已经退火,不夺香,这样冲出来的茶感觉很“厚”,也就是茶喝过后,舌面依旧有很长时间的“附着感”。久在繁忙里,呷上一盅茶,让清香在嘴里徐缓发酵,真的,现在的人都开始好这一口了。饮茶方式对北方的我来说,很难从粗放式羹饮过渡到细啜慢品式饮用。正山小种入侵或被侵,是夺走我口味的唯一理由,它守着本色,保持着等待的恣肆,来者,比如我,生生就喜欢上了。

    我一直觉得一座城市一定要找到自己的魂。魂,不是政治,也不是经济,是文化。文化才是城市的魂。做一件与文化有关的事情,几代人延续,那一定是一个守得住决心和信心的城市。武夷山是。我能够想像摇青时身段的婀娜多姿,丝毫不敢含糊了传统工艺,好茶出好手,好手写茶诗:

    “杜宇伤春去,蝴蝶喜风清。一犁梅雨,前村布谷正催耕。天际银蟾映水,谷口锦云横野,柳外乱蝉鸣。人在斜阳里,几点晚鸦声。采杨梅,摘卢橘,饤朱樱。奉陪诸友,今宵烂饮过三更。同入醉中天地,松竹森森翠幄,酣睡绿苔茵。起舞弄明月,天籁奏箫笙。”

    好景入诗,总教人能消停下来。

    如果没有风来,一切都会静止。只有水,无论风来还是不来,它都活着,而且一直年轻。流动的水养育了岩茶的骨韵,云雾山中,阳光普照,单纯如草地,丰饶如田野的茶山,是对“父亲母亲”的感恩。

    我在武夷山学得了许多采茶的认知:每年的4月5日至8日是采摘“朝阳”,4月9日至13日采摘“凤凰单枞”,4月15日至18日采摘“八仙”,4月19日至22日采摘“金观音”,4月21日至24日采摘“黄观音”,4月24日至27日采摘“丹桂”,4月25日至28日采摘“雪梨”,4月27日至29日采摘“黄旦”,我喜欢的“肉桂”是5月3日至10日。他们按照节气采摘,守着祖先的节气,人们才会获得丰收。好茶的特点是回甘,用一把好壶来泡,不夺茶香气,壶壁吸附茶气厚,日久使用空壶注入沸水也有茶香。那一丝甜,要留住或者改变什么,并在心口处生出愉悦留恋。

    武夷岩茶制作,有着强烈的传统文化和地方文化色彩,武夷山要做大做强,文化意义已经成为手工制茶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而“父亲母亲”的叫法,对宜兴可说是“此中有真谛,欲辩已忘言”。武夷山领导知道,武夷山普通老百姓更是明白其中的理儿。

    从何时开始饮茶,众说不一,茶以文化面貌出现,是在汉魏两晋南北朝时期。随着文人饮茶之兴起,有关茶的诗词歌赋日渐问世,茶已经脱离作为一般形态的饮食走入文化圈,起着一定的精神、社会作用。两晋南北朝时期,门阀制度业已形成,不仅帝王、贵族聚敛成风,一般官吏乃至士人皆以夸豪斗富为荣,多效膏梁厚味。在此情况下,一些有识之士提出“养廉”的问题。于是,出现了陆纳、桓温以茶代酒之举。

    看武夷山女孩子泡茶,是一种艺术享受,人被定在那一刻,屏住气,稳住身,生怕失去那一眼。世间美好的欲望是不可以刻意追求的,但不可放弃追求情怀。因为美只赠与能够感受美的心灵。今天的武夷山,大街小巷凡是走过的人,我能看出他们说话时的眼角不时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自豪感。他们住在武夷山这样的城市,他们命好,命里带了好山好水,还有哪里能比武夷山更能托得住自豪里的幸福!

    葛水平:女,一级作家,山西省作协副主席,出版有长篇小说《裸地》,中短篇小说集《喊山》《地气》《甩鞭》《守望》等,散文《河水带走两岸》《走过时间》等。曾获“冰心散文”奖,“人民文学”奖,“中国作家”奖,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等多种奖项。有作品翻译到国外。

(责任编辑:陈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