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理学”之道德思想(下)

2017-09-21 09:11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

    3、修身进德。

    为培养人的道德,朱熹根据理学先师程颐关于“涵养须用敬”的启示,提出了“居敬穷理以修身也”,即主敬立本,穷理致知,内外交养的修养工夫。

    一是明理。通过道德教化,使人们提高对道德重要性的认识。他曰:“教他如何为德”,“知得此道理了,方可教其进德”,就是要格物致知,“以具众理”,“明得自家明德”,“且如事君事亲之礼”,“进退揖逊之仪”,即穷理。又曰:“格物时,是穷尽事物之理……到得致知时……方会意诚……到心正……此身便修,家便齐,国便治,而天下可平”。这是朱熹认为修身进德还关系到治国安邦。

    二是涵养。在穷理基础上,他要求以敬畏、收敛、专一的态度来涵养本心,即居敬,曰:敬是“存养之要法”,“敬则万理俱在”,“敬则天理常明”。又曰:“凡人所以立身行己,应事接物,莫大乎诚敬。诚者何,不自欺不妄之谓也。敬者何,不怠慢不放荡之谓也”。这些是说,要以诚敬涵养人的天地之性即仁义礼智信,不受外界与私欲干扰而丧失,而且要“无时不涵养,无事不省察”,须臾不可离,真心实意不虚伪,做到自觉、自省、自警、自律,实现完善的道德人格。这样成为一位有德者,则“光明正大”,“明善为本”,“先公后私”。如不居敬涵养,则为缺德者,“如木之无本,水之无源……一身都空了”,“则事皆无实,为恶则易,为善则难”。

    以上说明,道德知识与道德涵养互相促进,正如朱熹所曰:“涵养,穷索,两者不可废一,如车两轮,如鸟两翼”。

    4、存理灭欲。

    朱熹曰:“德者,行之本”。他认为,人不仅要有道德思想,更要有道德行为,即社会责任感,实现人生价值。对于人如何践行道德,他曰:“圣贤千言万语,只是教人明天理,灭人欲”。所谓天理:在自然界,即客观规律,自然法则;在人生界,即纲常伦理的人伦道德,是善底心。

    所谓人欲,即人的欲望,分两种情况:一种是人身生理需要的欲望,如“饥而欲食,渴而欲饮”、“寒而欲衣”,这是正当而必要的,符合天理。另一种是过度的、不正当的欲望,他曰:人欲是“其心私而且邪”,是“嗜欲所迷,利害所遂”,“是自反其天理”,是恶底心,朱熹是坚决反对的。正如他指出的:“饮食者,天理也;要求美味,人欲也”。因为当时南宋的广大民众生活尚处于贫困饥寒,美味是过分要求,只有少数官宦、富豪才能达到,应当消除。所以,朱熹所讲的灭人欲,并不是禁欲和无欲,也不取消人的一切生存必须的物质欲望,只是反对纵欲,存善去恶。

    如何灭人欲,朱熹认为是“克己复礼”的过程,曰:“克,胜也;己,谓身之私欲也;复,反也;礼者,天理之节文也”。就是克胜私欲,复归天理,如“拨乱反正”,要“刚健勇决”。并对灭人欲提出一个标准,即“皆以礼为准也”,要复归到“三纲五常”的伦理道德。

    朱熹针对北宋灭亡的教训,深刻指出:“纵欲而私于一己者”,即北宋末期皇帝由于荒淫腐败,穷奢极欲,结果人欲横流,国破身亡。严厉警告南宋朝廷应“循理而公天下者”,要皇帝节制纵欲,体恤民众,如不克制,任其发展,那么,“私而邪者,劳而日拙,其效至于治乱安危,有大相绝者”。说明过度人欲是国家政乱危亡的根源,必须存理灭欲。

    (连载11)

(责任编辑:陈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