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 ·一茶 ·一希贤

2017-10-11 09:00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

    

方希贤在品茶

晾青

审评茶叶

方希贤在焙茶

    一个制茶、品茶整整57个春秋的老茶人,自称不是行业内的领导,也不是德高望重的专家学者,更不是大红袍制作技艺的传承人。然而,在1983年茶叶由二类物资(统购统销)改为三类物资,茶山分配到千家万户由农民和集体自行生产时,他便开始自己营销。农民、集体(村办茶厂)一时三刻哪来的销售渠道?茶叶积压,严重滞销,茶农叫苦不堪,茶山也荒芜不少。正是在当时毫无茶叶市场可言的空白点上,在有关部门的关怀和村领导的动员下,促成方希贤狠下决心,拼搏上阵带着武夷茶,以胆识、决心、毅力和智慧,吃螃蟹、跑市场,开创了华南、西南茶叶市场的销售渠道和品牌,立起了诚信标杆。

    1985年,他创办的白云茶厂是武夷山市的第一家私营茶企,这在眼下5800多家武夷山茶企中虽是繁星一点,却是武夷山茶私企的先导。多年来,白云茶厂以“忠恕之道”为企业文化,在风起云涌的市场浪潮中守本分、做好茶、卖真茶,于润物细无声为传播武夷茶添砖加瓦。

    1989年,方希贤第一个申请注册了“碧水丹山”商标,写下了内容为“碧波荡漾九曲溪,水缠峰转藏玄机。丹霞地貌神仙境, 山涧幽闻茶香气。”的藏头诗 。

    青少年时代,方希贤是一个不可一日无书的书痴;年老了,又像一位看待茶叶如对待孩子般的慈父。他不仅是位善于写茶的文化怪杰,更是一位地道的武夷山茶人。

    一书:会制茶的诗人

    “岩,岩茶,乌龙茶之故乡,又名青茶。正,正岩之茶,上上品,茶之王者,品具岩骨花香之胜,极品也。正,又为正山,小种红茶也,前身星村小种,中国特种茶类,红茶之祖,红茶之最......”

    这篇《岩正堂记》是方希贤2011年在北京所作的散文,并用自己书写的“岩正堂”获准注册商标成功。

    《岩正堂记》辞藻华美,气势磅礴,对仗工整,曾于去年2月在《北京晨报——品茶》上刊登。 虽只有寥寥六百余字,却涵盖了武夷的地域风貌、生态环境、地质特色和岩茶红茶的生长基因及武夷山人文历史、自然风光。

    方希贤没有朝圣谟拜母树大红袍之礼,却有诗文赞美之实:“九龙几棵茶,香遍帝皇家。岩韵三千杯,奇茗冠天下。道是猴子采,悬崖攀新芽。银露三千丈,天地之精华。说是仙人栽,我看也不假。若问名和姓,天下第一茶。”

    这些年,武夷山“马肉”、“牛肉”等被炒得火爆,但在方希贤眼里,百年老枞更胜一筹:“武夷产佳茗,矫健龙牙形。开汤惊四座,兰芷啧啧声。杯杯枞韵通天灵,荡气回肠肌骨轻。舒筋活络冒清汗,春风拂面难辨认。一杯一杯又一杯,卢仝又哼七碗呤。陆羽梦中捎话语,茶经之道有传人。”

    近年来,陈年老茶是人们钟爱的话题。方希贤看待的老茶是:“岩骨生活水,花香存高远。久远出陈韵,津润显甘醇。自古岩茶多药理,健身益寿可防病。名人雅士茗珍品,细品慢啜领悟深。茶中自有千千解,千古文章茶里寻。三泡七碗周复始,此时茶香更迷人。”

    这与方希贤年轻时练就了扎实的文学功底关系密切。之于茶人,方希贤就在于不仅会做茶、品茶,而且会写茶、写诗。

    1942年,方希贤生于江西省横峰县的书香门第,祖父是清末秀才。可他的童年却食不果腹,衣不遮体,饱一顿,饿一顿,三月丧母,三岁父亡。“有爹有娘心肝宝,无爹无娘路边草”。因父母早亡,颠沛流离,他被年迈的爷爷抚养长大,吃过“百家饭”,也曾为了求学,投奔在江西德安当小学老师的姑父母家。因为勤奋好学,方希贤深得姑父母喜欢,也为他的成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59年,方希贤转学时因学籍填写错误,中途辍学。自此以后,他发奋自学,自订的报刊不少于20份,整天埋在书堆里,享受知识的滋润和营养。之后,他辗转来到崇安县星村镇。其间,拉过板车,做过茶,也曾受聘于县交通局、财政局。

    无论身处何处,只要有书看,方希贤就生龙活虎、喜笑颜开!在学校读书,就是过着一餐一块咸带鱼一顿饭的日子,虽苦尤甜。 做饭烧火看书,课间操看书,下地干活带书,把书绑在板车上,打酱油看书带回了空瓶子……十年寒窗无人问,勤奋夯实了方希贤的文化底子。

    一茶:儒商的诚信之道

    “宁可一日无食,不可一日无茶”。这句话用在方希贤的身上,可谓贴切。

    方希贤来到武夷山,是投奔星村镇的叔叔。亭亭玉立的玉女峰,碧波荡漾的九曲溪,青山翠绿,岩层沟壑,犹如《西游记》里的花果山。这是第一次,方希贤爱上了武夷茶得天独厚的产地环境。

    1960年,方希贤进入星村一家茶企,开启做茶的人生之路。一路走来,整整57个春秋!他见证了武夷茶从统购统销到放开经营的历史,茶叶的盛衰起落都了然于胸,于茶更有一种割舍不了的情怀。

    上个世纪70年代,方希贤所在的星村茶场四个生产队共有400多个队员,一年可产毛茶几千公斤。每年制茶季节,大伙儿白天上山采茶,晚上回场加工制作,饿了啃干粮,渴了喝山涧水,累了在树下睡。“白天采茶赚饭吃,晚上做茶赚工钱。”方希贤记忆犹新。

    长子方华俊从小跟父亲学做茶,对此深有感触:“采摘、加工、包装,父亲像看待孩子那样对待茶。就拿给客户寄茶叶来说,父亲每一次都要看到快递员打包好茶叶,装了车,目送车子离开。”

    几十年来,方希贤坚守为商之道。他常以老茶人陈书省的一句话告诫自己,“茶是怎么样的,就是怎么样的。不能掺假,不能把武夷山茶名气搞坏。好茶卖好价,差茶便宜卖,一是一,二是二。”

    上世纪 80年代,白云茶厂的茶叶主要销往海南、广西等地。经销商听说是方希贤卖的茶,都会争相购买。有一次在桂林机场,在武夷山滞销的1000斤茶刚下飞机,就被抢购一空。一位经销商说,“方老板的人品,我们放心!” 上世纪90年代初,他又第一个开拓了潮汕市场,赢得大家公认,留下良好口碑。

    “人品好了,茶才有滋味。”正如儒家的忠恕之道。忠者,心无二心,意无二意;恕者,了己了人,明始明终。方希贤这么想,也这么做。

    一希贤:马连道的传奇茶人

    在北京茶城马连道茶叶市场里,星罗棋布地分布着各式各样的茶店、茶庄、茶馆。其中就有白云茶厂的大红袍茶店。

    2006年,白云茶厂通过武夷山市组织的“浪漫武夷·风雅茶韵”系列推介活动,进军马连道。

    白云茶厂大红袍店一年只开八个月,营业时间不固定,特色之处在于与众不同的经营之道。在白云茶店,只要客人懂茶、爱茶,希望了解茶文化,不仅能品尝到好茶,而且还能与方希贤论道。茶逢知己千杯少时,喝茶营业至深夜一两点也是常事。而客人买不买茶,方希贤并不强求。

    正因如此,茶客越来越多,除了茶友茶商,也有文化人士、新闻记者、高校教授、茶艺名家等。方希贤通过微信群与他们线上交流,线下采风,推广武夷茶文化,传授茶叶有关知识。 方希贤不光做自已的茶,前些年还到河南固始县西九华山加工信阳红20天,获得客户一致认可。也曾到贵州遵义眉潭加工遵义红、云南做滇红野茶和景迈等茶区做生普等。还到安溪铁观音产区考察探讨铁观音制作技艺利与弊,撰写了茶评文章。不管在哪里做茶,他都亲力亲为,从不含糊。

    如今,方希贤除了每逢制茶季会回到武夷山做茶,大部分时间在北京度过。他把文化与武夷茶巧妙地编织在一起,为企业生产的特色茶叶写诗,让人们在买茶的同时享受诗意生活,体验武夷茶的高雅滋味。

(责任编辑:陈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