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化之乡”话七贤

2017-10-19 08:23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

    在建阳城区西郊“七贤公园”里,有一座2014年10月建成的大型铸铜“七贤”群雕像。雕塑主体是以朱熹为主的七位宋代先贤,神情各异,有站立昂视,有坐着读书,有挥笔疾书,有谈经论道,极具神韵,栩栩如生,为城市的旅游景观平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缘何这座大型雕像叫“潭阳七贤”呢?

    谈及“七贤”,众所周知,在魏晋时期,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及阮咸七人,常在当时的山阳县(今河南辉县、修武、博爱一带)竹林之下,喝酒、纵歌,肆意酣畅,世谓“竹林七贤”。

    建阳除了被誉名为“南闽阙里”、“朱熹故里”外,还有个雅号——“七贤过化之乡”。这里的“七贤”并非“竹林七贤”,而是指朱熹、黄幹、蔡元定、刘爚、熊禾、游九言、叶味道等七位建阳历史上著名的贤儒。

    说起“七贤过化”的七位贤儒,自然首推朱熹。

    朱熹(1130-1200)是我国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建阳是朱熹的故里。他一生除了9年在外为官,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教书育人,著书写作。是他将二千年来孔子创立的中国传统文化——儒学发扬光大。是他整理的《四书集注》和他创立的朱子学,影响了中国数百年。为什么说建阳是朱熹故里?因为他与建阳有着深厚的感情。1192年,朱熹定居建阳考亭,这里立刻成为南宋的学术研究中心。当时的沧洲精舍(即考亭书院)尽管比之前的武夷精舍宽敞许多,仍无法满足全国各地前来求学的士子要求,因此,后来精舍还进行了扩建。这家民办私学竟成为当时的最高学府。许多士子都以到过考亭受教于朱子为荣。据统计,当时到考亭受学的士子门人达219人,其中福建籍的士子66人,建阳籍的士子29人。这些士子们,又把朱子理学传播教化于自己的家乡,并延续了下来。

    “七贤”之中,黄幹(1152-1221)是朱熹的女婿,除了他是侯官(今福州)人,其余六人均是建阳人。作为朱熹的衣钵传人——黄幹年青时慕名朱熹,从福州来到朱熹身边拜师,是最受朱熹器重的弟子。朱熹赞其“志坚思苦。”淳熙九年(1182),朱熹将次女许配给黄幹。黄幹在朱熹身边二十余年鞍前马后,助其授徒讲学,曾著有《四书通释》、《黄勉斋文集》、《易解》、《仪礼通解》等。中年出仕后,也谨遵师道,在匡世济民的同时,重教兴学砥砺士风,在各地任所修建了不少书院,经常到书院讲学传道。其中,他在建阳创建了环峰书院和潭溪精舍(书院)两所书院 。

    除朱熹是继孔子之后在中华传统文化影响最大外,蔡氏九儒一门家族在理学成就上尤为瞩目,故有“四世九儒书,五经三集注”之说。而蔡氏九儒中,蔡元定(1135-1198)在理学创建中影响最大。杨万里曾保荐蔡元定时曰:“蔡元定性质迈豪,器识宏深,道德文章足以仪型于当时,著书立言足以垂范后世。与朱熹疏释六经、语、孟、学、庸之书,每有洞明自得之妙。”蔡元定在西山顶上创建了“西山精舍”。不过,他大多数时间还是帮助朱熹打理教学和著作等事务。

    在“七贤”中,当属刘爚(1144-1216)官职最高,官至工部尚书,卒后被赠金紫光禄大夫,封建阳开国男。刘爚年青时追随朱熹,在马伏建“云庄山房”,讲学论道,著作有《周易解》、《四书集成》、《礼记解》等。他最先奏请朝廷刊行朱熹《四书集注》,将朱子制定的《白鹿洞学规》颁示国子监和太学,为朱子学传世后代立下不朽功绩。

    除了上述四贤外,游九言(1142-1206)是“道南首豸山”、“程门立雪”主人公游酢的后裔,他长期在家乡麻沙镇长坪村讲学授徒,宣传程朱理学。当朱熹遭受朝廷打压,在“庆元党禁”之时,不少学者畏避灾祸,皆改换师门,阿谀权贵,而游九言却敢冒着罢官落职的危险,公然与朝廷对抗,大力颂扬理学,最终被朝廷贬去官职。直到端平年间,理学被平反,游九言被追授直图阁士,其著作的《默斋遗稿二卷》被收入《四库全书》。

    作为“七贤”之一的叶味道,(1167-1237),宋代儒学家,祖籍浙江温州人,被列为“七贤”之一。其父亲与朱熹交友颇深。受父之命,迁居莒口后山。他拜朱熹为师,学问精深。叶味道参加礼部考试,名列第一,但主考官发现他思想有明显的程朱理学观点,便将他视为“伪学之徒”,使一顶原本属他的状元桂冠无端被剥去。回到家乡,叶味道坚持讲学,兴办溪山书院。直到理宗皇帝即位时,叶味道才被召回朝廷,得以重用,官至秘书省著作佐郎。其著有《易会通》、《大学讲义》、《四书说》等。朱熹在考亭重病期间,叶味道亲持汤药,情如子侄。嘉熙元年(1237),他逝世于秘书著作佐郎任内,享年71岁,谥号“文修”。后代学者称他为溪山先生。

    熊禾(1253-1312)是朱熹的三传弟子,深受其学说影响,视朱熹为孔子之二,认为朱熹的著述继往圣绝学,开万世太平,其学术影响,关系到国家存亡,民心向背。有“宇宙间三十六名山,地未有如武夷之胜;孔孟后千五百余载,道未有如文公之尊”之句。熊禾对朱熹的评价,得到后人的赞同,为朱熹在儒家道统中奠定崇高的地位。

    熊禾是莒口熊墩人。他出生在宋末,主要活动在元代初期。宋亡之后,熊禾誓不仕元。到武夷九曲的五曲晚对峰,构筑隐居学习的“洪源书室”。隐居之初,以其崇高的气节和精深的学识吸引了一大批学者和文士,人们尊其为师长,同其研讨义理。为此,熊禾开始在书室讲学,名声大噪。“四方来学者云集,粝食涧饮,日以孔孟之道相磨石龙。”因而盛誉天下。 熊禾为此着手改建书室,将“洪源书室”扩建为“洪源书院”。 熊禾十分敬仰朱熹。他在卜居武夷山的12年中,通览朱子诸书,选择其中精要者辑为一册《文公要语》,为人们研习朱熹的思想、理论,提供了极有益的帮助。熊禾居武夷12年后回到家乡,在鳌峰之麓重建鳌峰书院,讲学著述,以奉先圣,继承理学道统。因书院门对云谷,改称云谷书院,四方学者接踵而至。

(责任编辑:陈玲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