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理学”之教育思想(上)

2017-10-19 08:24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

    大武夷新闻网讯  朱熹是中国古代教育思想史上,继孔子之后影响最大的大教育家。他的教育思想,继承了以儒家“仁学”(亦即“人学”,是探究如何做人的道理)为指导,坚持“有教无类”(即人类不分贵贱、优劣,平等享受教育)的原则,追求全民教育。正如他曰:“自天子至于庶人,无一人之不学”,“圣贤施教,各因其材,小以成小,大以成大,无弃人也”,“学问无贤愚,无小大,无贵贱,自是人合理会底事”。

    在这个基础上,朱熹还有进一步的发展。他把教育不仅是教书育人,成德成才,而且与政治、经济、文化、人生、自然等结合起来,实现他人人接受教育,使“天下国家所以治日常多,乱日常少”的理想,以推进社会发展,国家兴盛,人类文明进步。

    他的教育思想,经世致用,远见卓识,昭示后世。其主要涵义:

    1、教育目的。

    朱熹教育是以人为本,根本目的是“明人伦”,作了一系列论述:

    “圣人教人有定本……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夫妇有别,指夫妻之间内外之别)

    “圣人千言万语,只是教人做人而已”。

    “道问学是大事,要识得道理去做人”。

    “古者圣贤所以教人为学之意,莫非使之讲明义理,以修其身,然后推以及人,非徒欲其务记览,为词章,以钓声名、取利禄而已”。

    以上是说,教育首先要教伦理道德这个定本,获得做人最基本、最重要的知识,成为社会有用人才,不能追逐功名利禄的科举之末。

    在“学以明人伦为本”的教育目的指导下,朱熹要求,以圣人之德与贤人之学为培养目标,要造就明理之人,实用之才。他曰:“圣人教人为学,非是使人缀辑言语,造作文辞,但为科名爵禄之计,须是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而推之,以至于齐家、治国、可以平天下,方是正当学问。诸君肆业于此,朝夕讲明于此”。认为教育要培养的,不是玩弄辞藻、贪图名利的士子,而是正心修身、治国理政的人才。

    针对不同类型的人群,朱熹提出了不同的培养目标,进行因人施教,采用不同的教育方法。

    对于贤人,要进行由善以至于明德而实现诚的教育,以达到圣人境界。

    对于成人,要进行正心诚意、穷理力行、操守礼乐的教育,成为才全德备之人。

    对于处于君子与小人之间的中人,是不稳定之人,要教化成“诚于为善”的君子。

    对于富人,要教之明礼仪、知义理的善人。

    对于懒人,要“提撕警觉……不使其放逸怠惰”之教,“纠其懒惰之性”。

    朱熹对教育培养的目标,还有更高的要求,终极目标是圣贤,曰:“古之学者,始乎为士,终乎为圣人”,“凡人须以圣人为己任”。所谓圣贤,他认为是一类能达到“耳极天下之聪,目极天下之明”、道德高尚、智能高超的完人。

    2、教育内容。

    朱熹教育着眼于普及和提高整个社会民众的教育水平,教育内容全面而丰富。以儒道理学的经学为主,同时广泛涉猎哲学、文学、史学、乐律、佛学、道教学等社会科学,还探讨宇宙、天文、地理、气象、农业、水利、动物、植物、医药等自然科学。

    朱熹认为,要培养德才兼备、文武兼求、智能兼施的人才,必须实行终身教育,要按照人的不同年龄段,进行分阶段教育,并设置了不同层次的教材内容。

    一是胎儿教育。他认为母亲怀孕时的“一寝一坐,一立一食,一视一听”都要注意,以使胎儿能“气禀正而天理全”,即孕妇的思想、举动对胎儿有影响。

    二是幼儿教育。他曰:“小未有所知,常示以正物以正教之,无诳欺”。即对学龄前儿童,父母家长要以有形象的事物进行正面教育,能略知礼数,简单生活应对,不能溺爱,不能哄骗,为上学作准备。

    三是小学教育。他曰:“人生八岁,则自王公以下,至于庶人子弟,皆入小学。而教之以洒扫、应对、进退之节,礼乐、射御、书数之文”。从识字、读书学起,日常生活做起,即“教之以事”。朱熹专门编著了《小学》《童蒙须知》《训蒙诗》《训蒙绝句》《训蒙斋规》《论语训蒙口义》等课本教材,以培养少年初步的礼仪道德和基本的生活常识,为上大学打好基础。

    四是大学教育。他曰:“大学者,大人之学也”,是教育的提高阶段,教育对象是“及其十有五年,则自天子之元子、众子,以至公卿大夫元士之适子,与凡民之俊秀,皆入大学”。教育内容是“穷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道也”,即“教之以理”。教材明确以儒家经典“四书”、“五经”和理学著述为主,同时也要学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培养青年能修德有才,济事立世,为社会作贡献。

    五是家庭教育。朱熹主张建立学校、社会、家庭相结合的教育体系,家庭教育十分重要,他非常重视。

    在乾道七年(1171),他重回出生地尤溪,为邻里乡亲题了治家格言“四个之本”:

    读书起家之本,

    循理保家之本,

    和顺齐家之本,

    勤俭治家之本。

    为了教育每位家庭成员,规范为人处世的标准,建立文明和谐社会的道德要求,朱熹为后人留下了《朱子家训》:

    君之所贵者,仁也。臣之所贵者,忠也。父之所贵者,慈也。子之所贵者,孝也。兄之所贵者,友也。弟之所贵者,恭也。夫之所贵者,和也。妇之所贵者,柔也。

    事师长贵乎礼也,交朋友贵乎信也。见老者,敬之;见幼者,爱之。有德者,年虽下于我,我必尊之;不肖者,年虽高于我,我必远之。慎勿谈人之短,切莫矜己之长。仇者以义解之,怨者以直报之,随所遇而安之。人有小过,含容而忍之;人有大过,以理而谕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人有恶,则掩之;人有善,则扬之。

    处世无私仇,治家无私法。勿损人而利己,勿妒贤而嫉能。勿称忿而报横逆,勿非礼而害物命。见不义之财勿取,遇合理之事则从。诗书不可不读,礼义不可不知。子孙不可不教,僮仆不可不恤。斯文不可不敬,患难不可不扶。守我之分者,礼也;听我之命者,天也。人能如是,天必相之。此乃日用常行之道,若衣服之于身体,饮食之于口腹,不可一日无也,可不慎哉!(连载13)

(责任编辑:陈玲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