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与儒教——由茶产生的道德和品行

2018-02-07 17:25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李德富

    儒教形成于北方的周文化圈,孔孟学说为其思想正源。孔子思想的核心是“仁”,提倡的是 “中庸”之道,以“和”为贵。特别是核心思想“仁”,则是引领“茶德”精神的最先基石。

    茶德精神,简单地说来,就是指由茶的形为而产生的道德和品行。德,可以说是儒家的政治主张,主张以道德感化来治理国家。《论语·为政》载:“为政以德”,“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礼,有耻且格。”孟子提出:“以德服人。”这种思想也反映在茶事上,就是以茶可行道,即反映的是茶的道德和品行。唐代文学家刘贞亮提出茶有“十德”:以茶散郁气,以茶驱睡气,以茶养生气,以茶除病气,以茶利礼仁,以茶表敬意,以茶尝滋味,以茶养身体,以茶可行道,以茶可雅志。唐贞亮的茶德,包括茶的功效、茶的礼仪、茶的情操、茶的品行和茶的哲理等。儒家主张入世乐生的人生态度,把品茶比作品味人生。儒家讲究“以茶可行道” ,注重的是“以茶可雅志” 的人格思想。

    建茶北贡,理学南传。从宋代开始,闽地受儒家思想影响渐深,学术思想更趋活跃。而建茶也从崛起走向辉煌,制茶技艺、品饮艺术引领全国,闽北也因此成为我国古代茶艺、茶道和茶文化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北宋中期,游酢与杨时到颍昌拜程颢为师,游酢和杨时南归,程颢目送他们,深有感触地说:“吾道南矣!”从此儒家理学一脉南移入闽。游酢和杨时“道学南移” ,传播洛学,开创闽学,再三传至朱熹。朱子在武夷山“琴书数十载,几作山中客” ,开创书院,著书立说,最终成为理学集大成者。

    南宋时期,武夷山作为理学中心,以朱熹为代表的儒学思想在此产生并影响深远。朱熹年少时认为“开悟之说,不出于禅” ,常去寺院“寄粥学禅” 。朱熹拒酒而爱茶,以茶修身。胡宪与刘勉之的思想杂于佛禅之学,而禅学与茶道相融,可以说朱熹的青年时期已接受了茶禅与佛学的渲染。五夫有座开普寺,住持圆悟和尚、禅僧道谦和尚,对佛禅与茶道颇有研究,朱熹请道谦师解读宗果语录,得闲时常找两位大师品茶悟道,吟诗唱和,成了忘年交。

    朱熹一生很清贫,他的生活准则是“茶取养生,衣取蔽体,食取充饥,居止取足以障风雨,不奢侈铺张。”朱熹在武夷讲学也深谙茶事,不但饮茶品茶,还种茶采茶。在武夷精舍讲学时,他常以茶论道,以茶穷理,深入浅出,品评建茶,发人深省。《朱子语类·杂类》中有条对话:“‘物以甘者,吃过必酸,苦者,吃过必甘。茶本苦物,吃过却甘。问此理何如?’曰:‘也是一个道理,如始于忧勤,终于逸乐,理而后和。’盖理本天下之至尊,行之各得其份,则致和。”他所谓“理而后和”正是跟《中庸》里“喜怒哀乐未发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他还讲武夷茶“如中庸之为德,进则为馆阁台士,退则为草泽高人”。朱熹论“江茶为伯夷叔齐”。意思是:江茶为草茶,味清薄,虽有清德,然而失之偏;而建茶是腊茶,其味中和淳正、膏厚,制作时榨去多余的膏脂,故茶味不浓不淡,不厚不薄而归于中;建茶之味正而长,归于庸。这就是朱子将儒家最高道德标准——中庸之为德,赋之于茶。

    “茶道就是一种通过饮茶的方式,对人民进行礼法教育、道德修养的一种仪式。”(庄晚芳语)儒融茶道,茶入儒学。中国人重德,儒家讲品德,佛家讲功德,道家讲道德。茶道的要旨在于以茶修德。陆羽倡导“精行俭德” 。中国茶道首先受到的是儒学的渗入,但它是由佛家皎然最早提出的,而其中又受道家思想的影响。中国茶道思想来源是多元的,它融合了儒家仁爱和谐、佛家自修自悟和道家道法自然等诸家思想精华,特别是儒家的“中庸”之道。

    以孔、孟为代表的儒家思想,在大力宣扬“仁”即爱人的忠恕之道的同时,强调“仁”的实行要以“礼”为规范,提倡德治和教化。而中国茶道,也多方体现儒家中庸之温、良、恭、俭、让的精神。儒家思想对中国人茶事活动,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特别是对茶礼、茶俗、茶德等方面,影响更加深远。如在茶礼方面,表现有贡茶、赠茶、赐茶、敬茶、奉茶等。在茶俗方面,表现有用茶祭天祀祖、定婚下茶、茶作丧葬等。至于茶在精神领域、思想道德方面,与孔孟之道相融,更是渗透到茶的各个方面,并领引茶世界的发展。中国茶文化中清新、自然、达观、热情、包容的精神,即是儒家思想最鲜明、充分、客观而实际的表达。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