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谷山——理学圣山

2018-02-22 08:53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和勇

    云谷山,位于建阳莒口镇,原称芦峰,“盖此山自西北横出,以其脊为崇安、建阳南北之境,环数里之山未有高焉者也。”“云谷在建阳县西北七十里芦山之巅,处地最高,而群峰上蟠,中阜下踞,内宽外密,自为一区,虽当晴昼,白云坌入,则咫尺不可辨;眩忽变化,则又廓然莫知其所如往。”(朱子《云谷记》)朱子名之曰“云谷”,由此得名。春节期间,笔者携友人再次领略云谷山之风貌,感受朱子理学之经典。

    云谷山,是理学圣山。朱子“琴书五十载”“终老建阳”,创立了“考亭学派”,共创办4所书院,其中寒泉精舍、云谷晦庵草堂就位于此。淳熙二年(1175),云谷晦庵草堂落成。云谷山海拔近千米,“然地高气寒,又多烈风,飞云所沾,器用、衣巾皆湿如沐,非志完神旺、气盛而骨强者不敢久居;其四面而登,皆缘崖壁,援萝葛,崎岖数里,非雅意林泉,不惮劳苦,则亦不能至也。”(朱子《云谷记》,下同)如此山高路远,风凉湿重的高寒之地,朱子为何选择此地建书院?这是因受自唐以来盛行的山林讲学之风影响,那时书院常与道观、僧院为邻,选择风景优美、人迹罕至的名山胜地建书院。云谷书院建成后,朱子将其著述讲学中心由寒泉精舍(书院)移到云谷晦庵草堂,公元1170-1178年间,是朱子构建理学思想体系的最重要时期,其大部分重要著述都是在此期间完成的,期间共完成19部266卷著作,其中《四书集注》《四书或问》是代表作,标志着结构庞大、逻辑缜密的理学思想体系的确定。

    云谷山,是文学圣山。朱子不仅是伟大的理学家、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还是一位伟大的文学家。仅给建阳就留下了《云谷记》《百丈山记》《芹溪九曲棹歌》等脍炙人口的诗文。现存朱子诗10卷1200余首,其诗主要是山水风景、交游、哲理诗三类,朱子热爱大自然,寄情山水,创作了大量诗文,但是为一座云谷山创作了《云谷记》一篇,《游云谷诗》七首,《云谷二十六咏》《云谷杂诗十二首》等共46首(篇)则为仅有,更有甚者,《云谷记》一文2200多字中详细描绘了云谷的26处景点,可谓博大精深,字字珠玑。这些诗文清丽婉转,在流畅的韵律和通俗的语言中显示出超然自信的神韵和高远脱俗的趣味。

    云谷山,是情谊圣山。云谷书院“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吸引了大批理学学子到此,求师问道解惑,先后有蔡元定、刘爚、刘炳、吴揖、黄榦、江默、祝穆等,其中蔡元定、刘爚、黄榦均成为著名理学家,位列“潭阳七贤”,其余弟子亦为知名儒林人物。“独友人蔡季通,家山北二十余里,得数往来其间。”云谷书院建成后,蔡元定也在相近的西山建精舍“疑难堂”,两山相对,夜间悬灯相望,灯暗则示学习有疑难,次日就往来切磋研讨,朱、蔡既是师生更是好友,朱子赞蔡元定“临风引领仪,已闻采薇歌”“人读易书难,季通读书易”。熊禾是朱子的三传弟子,视朱子为孔子第二,他说,“朱文公百世之师,即今夫子。”宋亡之后,熊禾誓不仕元,回家乡莒口熊墩重建鳌峰书院,以书院门口对云谷山,改称“云谷书院”,四方学者接踵而来,云谷岚升。

    云谷山,是福地圣山。云谷山拥有众多的书院(晦庵草堂、寒泉精舍、云谷书院)、道观(休庵、云社、高明)、田舍(云庄、西寮、休庵)等人文景观,更有山色(赫曦台、怀仙山楹、石池),小径(挥手、杉径、桃蹊)、泉流(南涧、云关、莲沼、泉峡、井泉、中溪)等自然景观。尤其是由于云谷山集岩崖、路径、瀑布、泉、溪、潭、湖于一体,水源充沛、水系发达,加上山脉东西走向、北高南低、内阔外密的山势,云雾常年笼罩缭绕、弥漫整个山峦,内中植被葱茏茂盛,动物生物繁多,人居其中如入仙境,如梦如幻,“耕山、钓水、养性、读书、弹琴、鼓缶,以咏先王之风,亦足以乐而忘死矣。”名山出名人,名人佑名山。如今在其山脚下兴建的云谷小区,将入驻万户数万人,汲理学圣山之灵气,沐朱子理学之光辉,岂不幸哉福哉乐哉。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