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叶,让苦竹畲村“甜”起来

2018-03-14 09:46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徐园园

    □ 本报记者 徐园园

    依山而建的苦竹畲村

    与森林相伴的茶树

    百年老茶树

    这里的民宅依山而建。黄泥打的墙,乌黑色的瓦,位置却永远那么妥贴,与周围环境极其协调。狭窄的行道蜿蜒至村里的每个角落,道路两旁长着各种野生植物,偶尔的狗吠鸡鸣打破村子的寂静。11日,同行的村民叶枝行告诉记者,这个叫苦竹畲的自然村在册人口360多人,目前只剩60多位留守老人和小孩。

    苦竹畲村隶属于武夷山市崇安街道黄墩村,距离市区15公里左右。村民主要以种植茶叶、水稻、毛竹等为主要收入。谈话间,热情的村民邀请记者到家里做客,女主人在老式的灶台前打转,不时翻炒着锅里的菜,微微腾起的青烟熏烤着挂在灶台上的腊肉。“这个腊肉用了三层白纸包裹,要熏上一年才可以吃,今年吃的是去年熏好的。”叶枝行介绍。

    纯朴的苦竹畲村民坚持传统原生态的生活理念,种茶也一样。“从小我们喝的野茶都是自己上山采摘,手工制作而成的。”叶枝行说,现在他家的自留山上还保留着5棵100多年的老茶树。

    百年老茶树直径10多厘米,高约5米,生长在岩石之上,采摘时需要人工攀爬梯子而上。由于常年疏于管理,老茶树常常被当做“无主”野茶被人偷偷采摘。“我打算过几天,把这些宝贝围起来好好管理。”叶枝行下定决心,颇有宣誓“主权”的意味。

    苦竹畲村交通闭塞,通往村里的路是一条狭窄的单行道,很少有车辆往来。也正因交通闭塞,发展滞后,村民基本外出打工,村里大部分的山垅田、望天田都抛荒了。经过多方讨论,2017年,叶枝行和村民们成立了武夷山市苦竹畲生态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计划在抛荒田上种植茶叶、瓜果蔬菜、花卉等,目前有社员8名,茶厂1家,茶山100亩左右。

    社员李发炳算是合作社的种茶大户,拥有20多亩茶园,2016年建成村里唯一一座竹塘奇茗生态茶厂。“茶园每年要请工人锄四五次草,光人工费就要4万多元。”李发炳啜了一口茶说道,草锄完可以就地当作基肥。

    “你看那桶茶叶专用肥,是陕西省铜川市农业科学研究所给我寄来的。”李发炳指着墙角的白色塑料桶说,“去年,一位叫刘存寿的专家到这里挖了点土带回去化验,然后针对茶园土壤所缺物质寄来了这些专用肥。”

    站在村子里向上望去,山上的毛竹随风摇曳。李发炳告诉记者,他们的茶树散落在竹林中,一到春天,漫山遍野的野花争相开放,点缀了山野。正所谓“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些野花、竹叶掉落腐烂后也成了茶树最好的养料。“再加上这里风大,虫都站不住,没法生存。你说这里的茶叶够健康不?”李发炳幽默地反问道。

    看似传统守旧的村民,却不忘初心,保护生态。他们说,优秀的传统要一代代传承下去,茶叶市场虽好,但茶山不能无限制扩张。顺应自然是恒古不变的道理,新时代新技术的发展,也要以尊重自然为前提。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房屋越建越豪华,像苦竹畲这样顺势而建、节能环保的土坯房已越来越少见。叶枝行和几位朋友到多地考察之后,成立正昇商贸有限公司,引进了新型节能绿色环保建材——薄壁轻钢作为房屋主要建造材料,墙体、楼面、屋架等大部分都在工厂预制,工地安装。轻钢可回收利用,建造过程中几乎看不到建筑垃圾,防腐、防潮、隔音、抗震、保温,施工快捷,设计灵活,综合成本低。不拘泥于传统房屋的诸多限制条件,像拼积木一样,就能把轻钢房屋拼上去,外观有很强的艺术感。

    从土坯房到轻钢集成房屋,从苦竹畲走出来的叶枝行一直在践行环保理念。他表示,振兴乡村,用新科技建设新农村也不能丢了老祖宗的优良传统。遵循绿色生态的环保理念,已融入苦竹畲人的血液中。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