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妖”钟惺的武夷茶缘

2018-03-14 09:48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吴 斌

    明朝晚期竟陵派的代表人物钟惺,因其诗风“深幽孤峭”而被称为“诗妖”。 他是一位与武夷岩茶缘分不浅的大文人,所撰写的《游武夷山记》以及相关诗歌中,多处谈及武夷茶。

    清董天工《武夷山志》中对钟惺的简明介绍:“钟惺字伯敬,竟陵人,万历庚戌进士。初授行人,迁南礼部主事,历郎中,以佥事提学福建。事竣,游武夷,有诗记。”

    钟惺是竟陵(今湖北天门)人,万历庚戌年考中进士。初始担任行人司行人,后升任南京礼部郎中。以福建提学佥事到福建任职,任满离开福建时,顺道游览了武夷山,并留有诗歌与游记。

    钟惺在《游武夷山记》中写道:“一道士手茶果蹑梯下,步甚安,承饮焉。山中人以种茶代耕,茶惟接笋为妙。”大意是:有一道士手提茶果小心翼翼地沿着木梯下来,他的步态十分安稳,我承他的美意,得以在接笋峰下品饮了地道的接笋峰上之茶。居山中之人,都以种茶来代替耕作为生,而茶唯有接笋峰上的最妙。

    钟惺留下的多首诗歌中,两首直接与武夷茶相关,分别是《百花庄》与《呼来泉》。

    百花庄位于武夷山琅玕岩前,濒临七曲,四时山花烂漫,因而得名。《百花庄》吟道:“尺寸荒园尽种茶,山中二月恨无花。谁知买地营香国?自有闲情别一家。”大意是:范围不太大且荒废了的百花庄园,现在全种上茶了。恨只恨阳春二月的百花庄园竟然如此名不符实。谁知道原来是有人将此地买下,来营造茶香的国度。真是自有其闲情,独特而别致的一家啊。

    《呼来泉》诗为:“水爱灵芽听所需,每随茶候应传呼。从今不作官家物,台上犹能唤出无?”钟惺在题目“呼来泉”下,做了一个注解式的序:“在御茶园内,制茶最佳。每茶时,令众以金鼓扬声呼曰:‘茶发芽!’泉即至。一名通仙井。”翻译过来:“呼来泉”在武夷御茶园内,其泉水用来制茶是最好的。每到制茶季节,众人击鼓鸣金,齐声高呼“茶发芽!”泉水便随着人们的呼唤而涌出。“呼来泉”另有一名称为“通仙井”。

    茶是有灵性的茶,泉是能够呼来的泉,景是如仙境一般的武夷美景,身处其间的“诗妖”能不感慨吗?钟惺在《游武夷山记》中便有描写天游夜宿的一段:“由石门上天游观,是夜宿焉。俯接笋峰,地高天近,云水烟霜俱化为月,一光所往,未见其止,始知身在山中,与商子亭中坐立相对,唯恐其旦。”

    “诗妖”的文辞水平让人叹为观止,一句“云水烟霜俱化为月,一光所往,未见其止。”将武夷山月夜的美,描绘得无以复加。陪同的友人商贾自然不会让他们干坐在亭子里,少不了的是色香味俱佳的武夷岩茶。钟惺细品着武夷岩茶,欣赏着如此的美景,不由得感慨“唯恐其旦”。真是唯愿时光就停留在这一刻,让这美好直到永远。

    作为武夷山人,我们但愿这美好的武夷岩茶能陪伴所有有缘人,直到永远。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