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根石髓流

2018-04-25 16:06:01 来源: 闽北日报 作者:吴 斌

    元朝武夷诗人赵若槷,在一首题为《武夷茶》的诗中,对武夷茶与岩石的不解之缘有着很深刻的强调。原文为:

    和气满六合,灵芽生武夷。

    人间浑未觉,天上已先知。

    石乳沾余润,云根石髓流。

    玉瓯浮动处,神入洞天游。

    赵若槷,崇安(今武夷山市)人。工诗歌,能词曲,著有《涧边集》等二十卷,是当时当地的一位知名文人。

    武夷山九曲溪的六曲溪南有一块著名的响声岩。之所以著名,是因为其上有许多的摩崖石刻,特别是“逝者如斯”等好几幅与朱熹相关的题刻。而在响声岩的摩崖石刻中,有一方是与赵若槷有关的,其内容为:“至元庚寅重三节,蜀人母逢辰督修武夷书院毕,偕赵必社、安天民、赵若槷、罗元豫、詹光祖、彭文甫、刘应徐来观文公题刻。”

    这幅石刻的作者四川籍人母逢辰,当时在建宁府担任通判,他倡导并争取了专项资金,重修朱熹的武夷书院(即武夷精舍)。并在竣工之时,与陪同人员一道,就近到离武夷书院不远的响声岩处,瞻仰朱熹的题刻,在陪同人员的要求与鼓动下,留下了这方题刻。

    题刻记事道:“元至元庚寅年(1290)三月初三,蜀地人士母逢辰督修朱熹的武夷书院,竣工之时,偕同赵若槷、詹光祖等人来六曲响声岩,瞻仰朱文公(朱熹)的摩崖题刻。”

    赵若槷作为母逢辰重修武夷书院的见证者与参与者,被列入名单之中,且排在了当时被聘为武夷书院教授的詹光祖之前,可见其在当时是一位相当知名的文人。

    赵若槷在《武夷茶》诗中,用“石乳沾余润”表达了武夷茶犹如石头中流出的乳汁,受到阳光雨露滋润的同时,沾染了岩石的精华,因而品质出类拔萃。但他意犹未足,又用了“云根石髓流”,再次强调武夷茶是从云的根部,石头的缝隙里流出来的石髓。一个句子里连用了两个“石”字,相当感性地表达了他体悟到的武夷茶与岩石关系的紧密,以及所特有的岩韵特征。

    传说,发现武夷山第一颗茶树的地方叫“茶洞”,茶洞之上是天游峰,之下是“云窝”。这整块地点就是被郭沫若说成是超越桂林山水的“一小丘”,被道家说成是三十六洞天之一的“升真元化”洞天。赵若槷作为崇安人,自然知道这些典故,所以有“玉瓯浮动处,神入洞天游”的诗句。

    赵若槷《武夷茶》全诗的大意为:天地交泰和气布满乾坤,这和谐的氤氲之气在武夷山孕育出了优质的茶芽。人们或许还没有感受到早春这和谐的孕育之气,但灵性犹如天上神物一般的武夷岩茶早已率先感知。受着阳光雨露的滋润,吸收着岩石的精华,像是从云的根部、石头的缝隙里流出的“石髓”,这一切成就了武夷岩茶有如“石乳”一般的品质。在靓丽的茶盏里浮动着刚刚煎好的这种武夷“石乳”,还没有开始喝,只是闻其香、观其色,便已神思飞扬,犹如置身武夷山最美的茶洞、天游等地,游玩一般地惬意了。

    愿我们能保护好这一方独特的“云根”“石髓”,让这美妙无比的“石乳”永存人间。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