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崖石刻千古书

2018-08-09 08:55:25 来源: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

武夷山不论是山中岩石,还是溪边悬崖,都能见到大小不一、年代不同的石刻遗存。一方方摩崖石刻,记录着不同时代的人文历史。有抒发个人志趣的,也有赞美山水的,还有书写仕宦感怀的。一方石刻,书法各异,刻风拙朴,由于题刻者身世不同,时代背景不同,思想境界更是各有千秋。荟萃于武夷山的430多幅摩崖石刻,横跨时空1500年,石刻作品中,题刻内容浩繁者似长卷,记载史实者亦如碑,精短者只有一字,却饱含哲理。风格迥异的摩崖石刻,不仅是武夷山世界文化遗产的组成部分,还是武夷山一道独特的人文风景。

天游峰北面有一组摩崖石刻,最突出的当数“第一山”、“福地洞天”、“寿”、“掌中”、“胡麻涧”、“武夷第一峰”、“奇胜天台” 等,褒赞词藻,玄机妙语,镌刻于绝壁之上,凝固在时空之中。至今人们在领略武夷山水奇丽的同时,也感受到武夷山列入天下名山的当之无愧。

刻写仕宦感怀的题材作品,要数大王峰升真洞旁的“居高思危”四字。这方摩崖石刻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民国崇安县县长吴石仙所题刻的。它包含着双关意思,一为登高履险,应存坠身之虞;一为身居高官而不可忘记百姓。受古训启发:“载舟之水能覆舟”。六曲响声岩还有一方岩刻“大丈夫既南靖岛夷,便当北平胡虏,黄冠布袍,再期游此”。此方石刻气势磅礴,直冲斗牛,它记录了抗倭英雄戚继光的武夷山纪游情怀。印证了戚继光率领戚家军转战福建莆田、宁德、福州等海防一线,驱倭建功、策勋于山、醉卧山石、枕臂达旦的英雄逸事。桃源洞的“仙源”石刻,出典自唐朝王维的长诗《桃源行》的名句:“渔舟逐水爱山春,两岸桃花夹古津……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岩刻作者引导人们在品味草书“仙源”岩刻之时,把眼前的小桃源“仙源”与王维笔下苦苦寻觅的“仙源”进行对比,诱发人们掀起兴致无穷的联想。

以赞美武夷山水的石刻,最具凝炼之美的四个字是九曲溪一曲水光石上的“碧水丹山”。在水光岩,还有一方石刻“千崖万壑”,书写者为南宋大儒蔡沈(九峰先生),他是朱熹的二传高徒,曾与朱熹合撰《书集传》。一曲水光石的“修身为本”岩刻,是明代大理学家李材精心书写、镌刻的座右铭,简洁地阐明了他向来主张“古之欲明明德至修身为本”的本意。“鸢飞鱼跃”岩刻,向人们展示了朱熹一贯主张做学问,务要广博深邃的哲理,启示人们要以“鸢飞月窟地,鱼跃海中天”为座右铭,苦读博览地做学问。朱熹在六曲响声岩题刻“逝者如斯”,劝勉人们要爱惜像流水一样的大好光阴。

陈省是武夷山的隐士,他在武夷山云窝筑庐,一住就是十三年,他刻下了“伏虎”二字,以抒发了这位与宰相张居正政见不和而遭排挤的兵部右侍郎的感慨:企盼有朝一日能再率兵征战,降伏人间恶魔,大显自己的身手。陈省还以云为题材,刻下了“留云”、“卧云”、“嘘云”、“生云”等十四方以描写云窝之美为雅趣的摩崖石刻作品。

武夷山最大的摩崖石刻,是九曲溪南勒马岩绝壁上的“镜台”二字。这方石刻落款时间是大明嘉靖年,作者是华容谢,书于壁的是王容,两人生平都不详。赞美九曲溪风光的石刻丰富多彩,如四曲的“真山水”、“溪山胜处”等。

在武夷山的摩崖石刻中,宋代理学家朱熹手书的石刻,尤其引人注目。一线天楼阁岩石刻“天心明月”,是朱熹讲授“理一分殊”哲理的写照。朱熹启发人们认识“理一分殊”,从天上一轮月影映照大地无数江河湖海之现象说起。那散在江湖河海的一轮轮明月,其本乃是天上的一月所生。生动揭示了本源现象。五曲之畔晚对峰麓有一处岩刻“道南理窟”,彰扬朱熹传道东南、聚集同好共同创建朱子理学的功勋。

武夷山不少摩崖石刻,还留下了耐人寻味的历史典故。如“重洗仙颜”、“虎溪灵洞”、“天台稳步”、“神仙楼阁”、“太保屏”等都使游人品味无穷,流连忘返。武夷山的摩崖石刻分布于山山水水间,构成了一条绚丽深奥的人文长廊,游人朋友们只有身临其境,更能瞻仰和品味到不同的摩崖石刻,武夷摩崖石刻艺术的隽永,犹如凝固在崖壁上的史书,是值得后人们观赏和品读的。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