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痴”朱步泉(中)

2018-09-28 08:32:51 来源: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 施成就 范素琴

image.png

转型时期

1984年,38岁的朱步泉接任松溪县郑墩茶场副场长。那是个波澜壮阔的改革时代,有什么灵丹妙药能让郑墩茶场摆脱困境?

郑墩茶场属省农垦系统“老大难”企业,一度安置福州知青182人。朱步泉踏进茶场的“见面礼”是“五大矛盾”急待解决,体现在:农垦体制与地方经济发展的冲突,茶园不断被周边乡村占用;职工以知青为主,留不住人才;体制不够灵活与茶市不断开放;职工厂内上班与外勤作业待遇不平衡;茶园分散,经营责、权、利不相称。把脉精准,朱步泉对症下药。

“当年,形势逼人,我们三招齐下来推进改革。”时任郑墩茶场书记的魏秉进回忆道:“一是精兵简政,场部科室、车间、耕作区脱产管理人员从28人消减为18人;二是车间引入竞争机制,划小核算,制定指标,绩效挂勾,明确奖惩;三是实行家庭承包制,办家庭小‘农场’”。此后,郑墩茶场连续五年都喜获丰收。期间,朱步泉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转为场长。

在管理上,朱步泉突出窨制花茶、突破外贸出口这条主线,扩建厂房建筑面积,同时可制作蒸青绿茶、窨制茉莉花茶以及特种茶。花茶外贸出口以及创汇,均名列省农垦系统第一位。1988年跟1983年比,出口花茶量达7014担,增长444%;销售收入664万元,增长229%;上交税金66万元,增长245%;国有资产增量77万元。企业品牌知名度迅速提升,其中花茶被省商检部门评为优质免检出口产品。

祸不单行

由于银根紧缩、市场疲软以及国际贸易的风云变幻,加上自然灾害频繁,1990年前后,郑墩茶场库存茶叶4613担,亏损122万元。虽说困难重重,但企业的各项经济指标仍比较平稳,朱步泉还带领职工新建果园130亩,扩种茉莉花300亩,改造低产茶园500亩。

1991年,朱步泉退了下来。闲不住的他决定去茶叶市场寻求机遇,体验茶人的创意,实现自身价值。1993年,朱步泉融资创办“湛艺茶厂”,第一单生意是为浦城县仙阳茶场代加工茉莉花茶2000担。他将“干坯”与“湿坯”窨花工艺相结合,加工的花茶香高、清醇、耐泡,客户赞不绝口。

“两条腿走路,才能稳步发展。”朱步泉说:“不仅要有自己的生产基地,更应寻找销售市场。”从北京的百年老店“张一元”茶庄上,他得到启发,做茶要做良心茶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朱步泉在哈尔滨市开了两家“绿龙”茶叶商店,由二女儿去掌管,实行批零兼营,让利消费者,前来采购的周边茶商络绎不绝。火红的生意鼓起了朱步泉的勇气:何不进京再办一座茶庄,一来扩大销量,再者形成地域上的互补。他的儿子刚从福建经济学校毕业,可以接管。冠名北京“状元茶庄”经过三个月的试销,生意果然越来越好。

朱步泉赚到了第一桶金。可是,没料到2003年 “非典” 突发,北京茶庄由门庭若市变成冷冷清清。虽说哈尔滨的店能赚些钱,但远不够支撑开支。无奈之极,朱步泉将“湛艺茶厂”抵债25万元还贷,但还有外债尚未还清,怎么办?为了诚信二字,他咬咬牙,将所住的整幢房产拍卖还钱,租房度日!

这种悲伤恸心的状态,可能压垮不少人,然而朱步泉从茶的志向坚韧不拔。人才难得,县领导获悉他的境遇,调他到县茶叶管理总站下属的茶叶科学研究所任所长,解决了他的工资问题。

[责任编辑:谢志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