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以“贵和尚中”为灵魂的政治哲学

2018-11-10 10:04:44 来源:  作者:


▶绘图:顾志珊

“贵和谐,尚中道”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基本精神之一,它奠定了中华文明在历史长河中的基调,中华民族悠久灿烂的文化和海纳百川的文明气质都源于对“中和”的伟大探索。

(一)“中和”是中华文明基本精神

“中和”是华夏先民长期以来对天、地、人的审视而得出的基本文化价值观,是华夏先民最初的自然哲学和价值信仰,内化于民族性格之中。一方面,“中和”之“和”是不同之“和”。它倡导可否相济、容异载物的并蓄精神、包容精神、平等精神以及海纳百川的宏大气魄,“万物并育不相害、(众)道并不相悖”。另一方面,“中和”又提倡中立不倚、和而不流、海纳百川等精神,反映了中华文明兼容并蓄的文化气质,是中华民族刚柔相济的精神写照。

孔子非常重视“和”,认为在制作“礼”的同时,还要辅以“乐”。乐,狭义指音乐,其本质指“和”。孔子认为,《诗经·关雎》之美在于它那“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中和”之美。朱子也指出,《诗经》的“钟鼓之乐”恰好体现了“中和”思想,在音乐中虽然表达了强烈的忧患意识,但却不失“和”的原则,没有悲悲切切的情感宣泄。而是“平和”的心声表达,即使表达愉快情感,也是坚守“中和”的底线。最后,朱子指出“钟鼓之乐”其“音”,恰好表达了“性情之正”,表现朱子对“中和”美学思想的理解和把握。朱子还把五音比喻成“五乐”。他认为,“五音合矣,清浊高下,如五味之相济而后和,故曰纯如。合而和矣,欲其无相夺伦。”因此,朱子把音乐的创造看成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烹调,把各种音乐元素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一定文化理念和感情,从而达到“中和”的美感。

孔子认为,礼与乐不可分离,是一个整体,只有把两者结合起来才能构建一个和谐有序的社会。“礼”是政治制度,“乐”是文教精神,儒家倡导礼乐教育,就是要通过礼乐精神使受教育者外在言行和内在性情中和化、合理化,从而实现和谐有序的社会目标。《礼记》强调“礼乐不可斯须去身”“乐至则无怨,礼至则不争,揖让而治天下者,礼乐之谓也”。因此,礼乐的有效教化功能,盖在以“中和”为实质。《乐记》说:“以五礼防发之伪教之中,以六乐防民之情而教这和。”礼乐正是以其典型的“中和”功能培养人的“中和”品行,从而赢得了人际和谐、社会有序,“四达而不悖”、相济而不夺。

(二)“中和”是宋代以来哲学的核心问题

《中庸》指出:“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意指“中和”是天、地、人之间达到和谐有序,达到天人合一的原则。游酢、杨时从“二程”传来的“道”就是中庸思想,中庸思想也是湖湘学派极力阐述的范畴,也是佛教关注的问题。在思想派别上,中庸思想是唯一可以打通儒学思想和佛老思想体系的桥梁。因此“中庸”问题是整个宋代思想界的核心问题。

在功夫修养论方面,理学家和佛学高僧都认为,体验“中”就是把握“天下之大本”和“天下之达道”,“本”和“道”就是“天理”。怎样在修养中体验“天理”呢?由此引申出“已发和未发”的问题。李侗的“主静”体验和张栻的“主敬”体验,都是认识天理不同的途径和方法,朱子的“中和旧说”和“中和新说”就是围绕着把握和体验“天理”修养的进步与升级。理学家认为,这个“中”是“实理”,是贯穿宇宙万物的根本,而佛家认为“已发未发”的“中节”是“虚无”,“虚无”,是宇宙中的根本,也是“中”,“中”就是“无”,在修养上“主悟”。因此宋代思想辩论和关注的哲学问题就是“中和”。

(三)“中和”是朱子理学的哲学基础

鉴于“中和”思想的权威性和主导意义,朱子把“中和”纳进了他的“道统”学说,为重建“道统”提供历史基础。朱子认为,“中和”思想起源于远古时期的部族首领“执中”的政治理念,是尧、舜、禹三代治国理政策略的奥秘,是“道统”的源头或萌芽。尧、舜、禹执政时,由于坚持对各部族(方)不偏不倚,包容并蓄,和而不同,从而达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境界,巩固了其华夏共主的地位,开启了协调万方,宅兹中国的政治局面。

朱子对“中和”做了理论上的提升,并提出了万物各得其理就是“和”的重要观点,他把“和”看成宇宙和人间的最高原则。朱子说:“礼,理也;乐,和也。”朱子把“礼”“乐”的思想与“阴”“阳”联系起来加以解释,万物因为“各得其理”,礼乐的高度结合,然后才能“和”。

同样,礼乐社会是“理”在人类社会的彰显,是人们被赋予“理”的自觉行为。因此,朱子认为,礼乐原则不但是宇宙万物所必须遵守的运行规律,而且是人类社会“天赋”的基本规范。即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宇宙,万物之所以能够和谐运转,是因为遵循了“礼乐”的基本精神,其基本依据是“天以阳生万物,以阴成万物”的宇宙生成模式。即礼乐是“天理精神”,是自然就有的范畴,是人类诞生之前就存在的宇宙意识,“天理”是礼乐思想的形而上的根据。因此,人间构建的礼乐社会必须是和整个宇宙的“礼乐”精神相协调、相一致的。因为人间的礼乐社会是整个“礼乐宇宙”或“和谐宇宙”的“分殊”,是以礼乐精神为法则的宇宙中的一部分,礼乐社会最基本的文化精神又包含着宇宙基本精神信息。

(摘自《朱子文化简明读本》 福建教育出版社 黄靓整理)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释 文:不要因为善行小就不去做, 也不要因为恶行小就去做。 时代价值:自律;自爱 画 解:惟贤德可以服人

文:不要因为善行小就不去做,

也不要因为恶行小就去做。

时代价值:自律;自爱

画 解:惟贤德可以服人

这是三国时期蜀国国君刘备告诫其子的遗言:“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惟贤惟德,可以服人。”

朱子汲取前人的思想精华,将此写入家训,以此告诫子孙。朱子认为,做好事、做善事,就好像树木一样,每天都要汲取阳光、水分,才能逐渐长成参天大树,否则就会枯萎。反之,如果每天都做一件哪怕很小的错事、坏事,天长日久,也会恶名远扬。

朱子曰

善之所在,即当从之,固不可以其小而忽之也。

(《答黄文叔》)

(本文摘自《朱子家训》故事国画注解图书,由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方彦寿注解)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