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茶之父”吴振铎的武夷茶缘

2019-10-11 09:16:51 来源: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杨瑞荣

在景色秀丽的武夷山中华茶博园中,立有一尊“台茶之父”吴振铎先生的大型塑像。每一个来这里参观的人,都能透过吴先生慈祥的面容,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深厚的茶文化信息。他的身影就像一卷展开的史书,向人们讲述台湾和大陆的茶界往事。

吴振铎,1918年出生于福安市。1936年考入当时全国唯一一所高级茶科学校——福建高级茶科学校,后又就读于福建农学院。1944年调任崇安县(今武夷山市)“中央示范茶场”,任场长。1946年去了台湾,在台湾大学农艺系任主任,为台湾茶业的兴盛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成为台湾茶界泰斗,誉为“台茶之父”。

然而,无论声名如何显赫,吴先生始终等待着能重返故乡的那一天。这不仅因为他内心潜藏着的故土情结,更缘于他对促进海峡两岸茶叶学术交流的迫切期望。

1988年,在台湾当局宣布开放部分人士赴大陆探亲的第二年,年逾古稀的吴先生便迫不及待来到了福建。同时,两岸中断的茶叶学术交流,也在吴先生的推动下,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1990年,吴先生来到了武夷山。在三天的参观考察中,吴先生内心的激动和感慨始终洋溢在脸上。在场的每个人,感受到的已不仅仅是他的博大精深,更多的是他那孜孜不倦的求知热情。在大家面前,他仿佛已不是那久离故土的老者,而是对家乡一草一木都极度熟悉、极度眷恋的少年。

考察第一天,吴先生一行来到了武夷山茶叶研究所。在四曲御茶园内,对于168种3000多株武夷山“四大名丛”大红袍、肉桂等名贵茶种的名称、特性,吴先生向随行而来的弟子们娓娓道来。“这棵是‘水仙’品种,那棵是‘铁罗汉’,中间那棵是‘白鸡冠’。”吴先生的声音响亮透彻。要知道,园中所有的茶树上都只有编号,没有任何的文字介绍。事隔50多年重返武夷山,又有谁能像吴先生一样对武夷茶品种仍然那么记忆犹新呢?

在随后的座谈中,吴先生一边品尝茶科所焙制的品种茶,一边向台湾茶界同仁介绍武夷茶。他说,武夷岩茶是天然的无公害饮料,色、香、味得天独厚,品尝之后,武夷岩茶特有的岩韵在口腔中会逗留许久,回味无穷。他还强调说,武夷茶之所以能有如此特点,与武夷峰岩的丹霞地貌关系密切。

“七挖金、八挖银”,讲到武夷岩茶悠久的栽培技术时,吴先生口中忍不住吐出了两句顺口溜。他解释说,在栽培武夷岩茶时,茶农会在农历七月把茶树两旁的土挖开,让树根暴露在外,叫做“七挖金”;农历八月在挖开的树根四周不用下肥而直接培土,叫做“八挖银”。对于武夷岩茶之所以能够成为名茶,吴先生一语中的:武夷岩茶生长环境优良而独特,加上武夷山市茶叶加工厂一直保留着几百年来传统制作加工工艺,使武夷岩茶终成极品。

参观考察1948年工作过的崇安茶场旧址时,吴先生受到了热情的接待。当看到厂房、车间及职工住房时,吴先生感慨万端:“当年的茶场,全变了,没有变的就是你们出产的武夷岩茶品味品质。我觉得茶也带着几分情丝,连缀海峡两岸。”

为了促进海峡两岸的茶艺交流,吴先生还专门安排来自台湾的蔡荣章先生和他的同仁,先后在武夷宫、茶场等参观点进行茶艺表演。吴先生指出:现代茶艺不仅讲究品茗的环境、美感与气氛,还需遵循一定的程序,包括备水、备具、备茶、置茶、泡茶、分茶、奉茶、尝茶等;只有两方面兼备,才会使人在品茗之中产生舒适感和愉悦感,才能感受到浓厚的茶文化底蕴。“一杯茶要‘喝出宇宙奥妙、人情、诗情、乡情’来”,台湾著名茶艺家范增平先生的这句话,也许是对吴先生茶艺精神的最佳概括。

吴先生提出,武夷山市要充分利用武夷山区风景秀美的优势,深入挖掘武夷茶艺的发展潜力,不断提升武夷茶艺的品位,并办好每年一次茶文化节,努力让武夷茶和武夷茶艺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临别之际,吴先生将一块精心制作的牌匾赠给武夷山首届岩茶节筹委会,以示祝贺。匾额上镶嵌的四个大字——“清敬怡和”,再一次显示出吴先生对中华茶艺基本精神的重视以及将此精神发扬光大的殷切期望。

回台后,吴先生多次在台湾组织“无我茶会”,邀请福建省及武夷山市茶界人士赴会,促进闽台茶叶学术交流。

[责任编辑:陈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