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云窝”里“筑梦”十三年?

2019-10-16 09:35:27 来源: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邹全荣

武夷山是一个包容性很强的山水胜地,羁旅之倦客往来,留之;江湖之速客往来,也留之。万历十一年(1583),武夷山就留下了一位从权力高峰跌下来的兵部右侍郎、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明嘉靖年进士陈省,人称“少司马”。陈省(1529-1612),福建长乐人,字孔震,号幼溪。被明朝奸党诬陷与张居正有牵连受罢官的陈省,独自行走在回乡的路上,没了衣锦还乡的威仪,途中的武夷山水让他情有独钟。于是陈省不回老家长乐了,决定在武夷山留下来。在武夷山的接笋峰下筑室隐居,名曰“云窝”,一隐就是十三年,十三年间,陈省建亭台楼阁16处,有著作《幼溪集》传世。

武夷山水的绝胜处,多在九曲溪五曲。此处仍留有“五曲幼溪津”石刻。陈省在此徘徊十三年时光的人生渡口,在幼溪津周边的五曲、六曲岩崖间,留下了以“云”为主题的石刻20多幅,是全国惟一的以云为题材的摩崖石刻群。

九曲溪的五曲、六曲,曲水迴还,岩崖多呈垂直平面状,造化般鬼斧神工的巨大岩面,形成了刻写摩崖石刻的最佳文化空间,吸引了陈省在此创作石刻。

云窝北倚天游峰,南侍隐屏峰,隐屏峰削壁万仞,奇峻险拔。陈省多次登临此峰,叹其天地之造化实乃鬼斧神工,便取其名为“仙凡界”。这位本应统领千军万马的少司马,却解甲归隐云窝,到此独善其身。陈省在云窝隐居,对摩崖石刻情有独钟,每方石刻的落款,都刻有“幼溪”名字。“幼”字最具特色,它的右偏旁“力”字均不写出头,是陈省有意刻成“刀”字。其寓意是自己身心早已归隐山溪,再也不必抛头露面了,我只须如一把刀那样,将云的梦想刻写在岩壁上,展示给后人看便罢了。

陈省深谙王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禅意。云窝之云的无穷奥妙,一年四季云影晴岚的变幻,让陈省悟心养志,感应云的洒脱。十三个春秋中,陈省每每看云窝之上云卷云舒,便触景生情,观赏云之景致,想象云之幻化,心灵或驰骋在云端,或服帖于岩崖。随风飘逸的云,时卷时舒,消遁诡秘,给人捉摸不透,且又与人间事象相似,陈省便虚拟情境,有了“云窝”“云崖”“云路”“云关”“云台”“留云”“栖云阁”“嘘云”“卧云”“白云深处”“云石堂”等云之系列石刻。

仰读陈省的云题材石刻,犹如观赏书法风格迥异的艺术长廊。陈省虽为兵家一将,但不失为儒门高手,修养出一手笔力遒劲的书法,且又能根据武夷山水间岩崖方位的变化和差异,不时变换字体,或楷书,或行书,或草书,或金文。所刻云字,笔划不拘,大都做了省略,变形。云字因而典雅,拙朴,含蓄,端庄,神形兼备。如“云窝”二字,行楷手法相融,笔划肥硕,风格不离端庄之美。“留云”二字石刻,用的是金文字体,细瘦笔迹,更蕴藏了古典中的几分玄妙。

陈省隐居于五曲、六曲之间的云窝幼溪草庐,此处云海氤氲,他将草庐附近经常往返之地命名为“云路”“云桥”,以示“白云深处有人家”。由武夷精舍进入云窝有一条石路,路侧有巨石斜立,人称云路石。意即云朵之足时常徜徉于此,陈省刻“云路”以记之。在幽静的桃源洞里,陈省刻有“云石堂”。云间有路,云间有桥,而桥路之间却被“云关”横亘着。陈省看云看得透彻,书写“云关”二字时,故意把“云关”二字间距拉开,似乎告诉人们此“云关”阻碍重重,不是轻易可以逾越的。

“为爱白云深,结庐在五曲”,这是陈省的真言。九曲溪畔冬春晨昏时分,特别是雨后放晴,云岚升腾于云窝,云气氤氲,难以散去。此处悬崖一年四季蕴藉在云天雾海和水色潋滟之中,因而“云窝”名不虚传。陈省在13年的时间里,恋云情结特别深厚,只要看好一处,就冠以“云”的雅名,并勒石纪之。刻于六曲的“栖云阁”,就是陈省隐喻自己的“幼溪草庐”。此处终日云气弥漫飘浮,恍若云霭常年栖息于此。云在空中,受气流强弱影响,总是呈现出万千形态、变化多端的美,潇洒地写在陈省仰望的视界中。云无时不在变幻着其形其色。陈省看云,当作闲适。陈省每每于此欣赏天上云朵变幻卷舒,兴致油然而生。凝神久思万千云朵,终于领悟出云的灵动之美:刻写了“生云”“看云”“卧云”。 其中“看云”石刻,仿佛是云系列石刻中的小序一则。他在武夷山亲手所建的十六处亭台楼阁中,注明“云”字的就有七座。远离了铁马金戈的陈省,在九曲溪上泛舟,辟出一条自在悠游的“云路”,还在九曲溪畔自辟一个渡口叫“幼溪津”,他结交了不少山林隐士,渔郎樵夫。

幼溪津是隐者们沐浴朝霞,披挂夕辉的出入处。这里云岚聚集,终年氤氲,云成了山间寝室的同窗之友,与陈省有了生活空间的亲和,陈省刻字“卧云”,别有一番心语寄予云间。

陶渊明《归去来兮》有句云:“云无心而出岫”。云是最无根底的事象,陈省在五曲设“研易台”,除与渔郎樵夫煮茶笑谈外,陈省潜心于对《周易》的研究,试图从《周易》 的易理中悟出人生与云的内在真谛。陈省爱云,以各种字体风格书写,用各种雕刻手法将云的主题,或镌在矗立云端的峰顶,或刻在幽深的涧壑,或雕于巨大的裂罅上,或琢于绝壁悬崖,巨岩峭壁,留下了陈省的咏云情怀。陈省把归隐的复杂心语,借助云的万般情态,抒写出来,表达了与云融为一体的高洁情怀。

云窝有“嘘云洞”一景。为何取“嘘云”一名?此处自然景象奇特,入酷暑季节时,由于洞内外空气对流,游人步入此岩的洞口,就顿觉凉风习习,汗水尽消,好像有仙人张大嘴巴,将风自洞中频繁嘘吹而出,故名。陈少司马对“嘘云”感兴趣,趣在“嘘”字上。对世间一切浊恶流俗,你只管一嘘了之,大有去留无意、宠辱不惊的洒脱。陈省对“嘘云”二字的书刻处理,做了变形,“嘘”字业底如腾云两朵,生发出灵动飘逸的空间。一个口字却缩小于虚字左上方,明显削弱其字原义的彰显:此“嘘”非人之口中能吹出的气,暗喻了云间自然力的强劲和放荡不羁。

陈省在武夷云窝的世界里,筑梦13年。这些梦寄托了他的思想火花、石刻艺术里的情怀心迹。陈省把人生的荣辱,都托付给从容的云了。历经岁月风雨,这些“云”再也飘移不去,永远定格在长满青苔的武夷岩壁上,形成了武夷山独特的摩崖石刻文化空间。与山水传奇共同营造出隽永的人文风景。今天,云窝深处,陈省的云之梦,早已被岁月孵化了,飞鸟般寻枝栖身去了。倘若你有梦想,需要去孵化,该安放哪处“云窝”,才能成为现实呢? 问陈省已不可期遇,那就摸一摸四百多年前五曲岩石上的这些云字吧,那里面还有一些温度,也许还能孵化你的梦想。

[责任编辑:陈雨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