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闽北日报>>6

最后一次党费
http://www.greatwuyi.com 来源: 发布时间: 2011-06-24 01:06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事了。

    1984年春节后不久的一天,中共建瓯县南雅公社手联社支部委员会的一位退休老党员老潘,通过其家属约党委委员、党委秘书老郭和我,到老潘家里收党费。老潘70多岁了,他坐在床上,黝黑的脸上透着微笑,暴着青筋的手抓了一大叠的零钱,他轻声但坚
毅地说:“我的身体看来不行了,过不久要去见马克思了,这里有八十多块钱,我要交党费,算是我这个老赤卫队员的一点心意,请公社党委收下”,考虑到老潘家里并不宽裕,妻儿都是外村农业户,基本没收入,这些钱差不多是老潘4个月的退休金,郭秘书劝老潘说,您已经交了每月五分钱的党费就行了。几经劝说,老潘还是坚持要交这笔党费。按照郭秘书的指示,我清点了这些零钱,收下了这笔金额达八十九元零五角的党费,并开了收据。事情过后约两个月,老潘逝世了,这笔特殊党费也就成了一位老赤卫队员、老共产党员交的最后一次党费。

    记得是在1982年夏天,我到建瓯县南雅公社工作还不足一年,第一次出差就是为老潘落实政策到湖北洪湖搞外调。

    老潘,是南雅手联社搬运组的一位集体所有制退休工人,当时的档案是六十年代在搬运组入党的共产党员,他要求落实政策,确认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他在原籍湖北省洪湖县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党籍及党龄,以及确认他担任赤卫队员、游击队员、村农会主席的红色历史。

    我跟随公社党委委员、党委秘书老郭去搞外调,当时的交通工具除了火车就是汽车,我俩乘火车到武汉,转乘汽车到洪湖,在洪湖县及公社住了12天,调查老潘申诉的案件。走村串户,在当地党员干部、社员群众的热心帮助下,在大量文史资料的佐证下,一幅洪湖土地革命斗争史的画卷逐渐展开、清晰起来。

    洪湖是一个有着光荣斗争历史和革命传统的地区。在洪湖县党史办、档案馆“中组部中原突围落实政策办公室”,我们看到一摞摞《革命烈士英名录》。据介绍,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中,洪湖有姓名烈士3144人和数以万计无姓名烈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用鲜血和生命铸成了国际友人路易·艾黎所赞扬的“洪湖精神”。

    大约是1930年,老潘当年20岁,虽说家里穷,但仍长得人高马大,血气方刚的老潘参加了赤卫队,与地主湖霸做斗争,由于老潘革命立场坚定,战斗勇敢,被选为村农会主席,1931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时,革命力量与反动势力对比悬殊。老潘负了枪伤,只得跑到外村隐姓埋名,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伤好后,老潘四处流浪,一边打零工一边寻找党组织,党组织没找到,孤身一人的老潘在武汉又被抓了壮丁,在国民党军队里当了四年兵,部队驻扎福建时,正逢1949年福建解放,老潘脱离国民党军队逃跑了,最后在建瓯县南雅码头做搬运工,后来进了手联社搬运组。

    正是由于洪湖革命斗争很残酷,不少认识老潘的洪湖人都以为老潘早已不在人世,老潘提供的证人几乎都牺牲了,老潘说的两位入党介绍人也仅能在烈士英名录上找到一页《烈属登记表》,偶尔找到健在的知情者,其本人也可能因为“中原大突围”等历史问题等待落实政策未恢复党籍,其佐证材料无法作为老潘入党的依据。外调的结果是,建瓯县委落实政策办公室批复确认老潘系“老赤卫队员”(老游击队员),享受“五老”待遇,建国前入党的党籍党龄无法确认。

    老潘收到县里的批复后既高兴又失望,高兴的是组织上终于确认自己是老赤卫队员了,“回家”的感觉真好,失望的是自己建国前的党籍党龄得不到承认。那段时间,党委秘书老郭经常陪老潘在夜幕中的南雅大桥上散步、谈心。老潘慢慢心里开朗起来,后来,老潘逢人便说,想到家乡那些牺牲的烈士,他们没过上一天好日子,我现在能享受“五老”待遇,组织上又经常给我送温暖,我很幸福。

    老潘,这位老赤卫队员(老游击队员)、老共产党员就是这样怀着共产主义的理想、面带微笑交上最后一次党费。

    

作者:陈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