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夜行路

2019-07-13 10:10:01 来源: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张金飞

虽然离开闽北日报已经有七八个年头了,但在“老东家”工作时的情景,仍会时常浮现在眼前。

因为仍然在新闻战线上耕耘,仍然做的是报纸,工作中,总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把在闽北日报学到的技能、积累的经验,移植到现在的工作中。也会时常对身边的同事说起当时工作的情况,以及种种趣事。

每当这个时候,心中都会涌起不少成就感和自豪感。毕竟,在闽北日报工作的十多年,是我人生中从青年步入壮年的最重要时期。从一个半路出家的门外汉,成长为有些成绩的新闻工作者,是闽北日报这片沃土,给我提供了丰富的营养。

在闽北日报,我工作最久的岗位是夜班编辑,前后有十多年。十多年来,“编辑部的故事”何止一箩筐,足以编一本小说或一部电视连续剧。夜班编辑的工作性质就是夜间工作,上午休息,可谓是“黑白颠倒,阴阳错乱”。那时候,我们有一句“名言”:我不在上夜班,就在上夜班的路上!

上夜班有很多故事,上夜班的路上一样也有很多故事。记得报社还在金辉大厦的时候,有一天,我晚饭后到报社上夜班。当时与一位大楼的住户一起进入电梯,看到我按了报社的楼层,对方大概知道我是报社的工作人员。他问我:“你怎么晚上还来单位?”我说:“上夜班。”“上夜班?”对方很吃惊,“你们不是日报吗?怎么要上夜班?”我怔住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在电梯已经到达报社的楼层,我笑笑说:“是啊,我先下了。”然后匆匆逃离电梯。

许多人对夜班编辑没有概念,都误以为我们经常加班。我总会纠正他们:“我们夜班是正常上班,不是加班。”然后一番解释,他们才基本弄明白夜班编辑是怎么回事。末了,他们总会说一句:“那好辛苦啊。”目光中流露出的,不知道是敬佩还是同情。

做完夜班编辑的工作,下班时间一般都在下半夜了。家离单位不远不近,一般都是步行回家。有时候三两同事结伴同行,更多时候是孑然独行。下班的时间是不定的,早的也要凌晨一两点,迟的时候就说不清楚了。记得悉尼奥运会开幕当晚,我们编完版面,天已泛光。回家路上,迎面而来的是一群群上学的孩子。我索性就在路边摊里吃个早餐,回家睡觉。

最有意思的是有一次凌晨4点多下班回家,远远看到一人迎面跑步而来。近了一看,原来是住在我楼下的阿姨。看到我,她很吃惊:“哇,你比我还早?!”那天我才知道,这位阿姨有早起跑步的习惯。

时光流逝,寒来暑往,夜行的路日复一日。夏天还好,吹着凉风回家,挺惬意的,有时候还可以窥见灯红酒绿下的人间百态。如果刮风下雨,或者寒冷的冬天,就难受了。特别是冬天,顶着凛冽刺骨的寒风暴走,恨不得马上钻进暖洋洋的被窝。记得有一次,极寒天气,刚离开办公室,天上就飘起了鹅毛雪花。懒得返回去拿伞,就硬着头皮冒着雪花疾疾奔走了。

在闽北日报当夜班编辑,最辛苦的时候当数抗洪救灾时期,往往要十几二十天的高强度连续作战。不管当年的洪水级别是几年一遇,我们的抗洪救灾宣传报道总是一年一遇的。记不清楚是哪一年的汛期了,暴雨一场接着一场,洪水又要来了。那天傍晚,我走出家门去上夜班,等我下班回家时,宿舍楼的一楼已被洪水淹没,回家的通道汪洋一片,已经无法上楼。

我当时住在朝阳路林业局宿舍。南平旧城改造时,朝阳路被填高,原来的宿舍楼地基就比路面低了2米多,需要从朝阳路走下十几步的台阶,然后再上楼。宿舍楼的下水道与闽江相通,闽江水位一高,洪水就从下水道倒灌进来,淹没了宿舍楼与外界的通道。

人就在家楼下,却回不了家,只好到边上的商务酒店开了一间房。恰巧,从这间房间的窗户,可以望见自家的窗口。隔窗可望,触目可及,心中刹那涌起咫尺天涯的辛酸。望着自家窗口静悄悄的,心想妻女已经安然入睡了,自己也就放心睡吧。

在南平,在我美丽的故乡,曾经有我夜行的足迹,我骄傲,我自豪。纵使夜行之路有许多艰难,许多辛酸,但我无畏,亦无悔!

作者:□张金飞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