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认真的读者

2019-07-31 09:05:36 来源: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李思敏

对于写新闻的人而言,最为珍贵的是什么呢?对我而言,是读者。是的,我曾经拥有一位最忠实的读者。

2011年,正在读大学三年级的我,接到远方爷爷的电话,老爷子告诉我,在他每天仔细阅读的报纸上,出现一则招聘广告——闽北日报社招人啦。老爷子的声音雀跃而开心:“妹子,一定要去试试看。”

于是,我报名了。大三那年的六级考试过后,我坐上火车,连夜赶到南平市,参与了第二天的招聘考试。很幸运,我考进了闽北日报社。2012年,我踏出大学校门,“无缝连接”地进入报社,成为一名记者,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开启我的职业生涯。不懂写稿,便死磕文字,一遍遍地写,直至刊登。不懂采访,便豁出脸皮,坚持到底。短短数月,这个城市,以“记者”的视角向我打开,我从一枚不懂“科级”、“处级”职级区别的“小白”,变成熟背四套班子领导人的“新人记者”。

新闻是一道“大杂烩”,五味俱全。哭过,因为写稿时一个错误的数据。笑过,因为稿子标题未被更改就刊登的小喜悦。写新闻的每一天,脑子里的那根弦从未“松绑”,时常觉得难以负重前行,而在一个个觉得难以坚持的时刻,是爷爷电话里:“妹子,我今天看到你的文章了。”的鼓舞和坚持,让我继续前进。“行,也就是辛苦那么一点点,我可以的。”无数个熬夜写稿的夜晚,我这样对自己说。

回家时,爷爷拉着我,指着报纸上一个个名字问我:“这个陈官辉是不是很厉害,总是跟市长。这个郑金富怎么总是跟书记咧?”报纸上反复出现的记者名字,老爷子都仔细问过,并将这些名字记在本子上,他说,记者是伟大的职业,书写新闻的人,名字都应该被好好记住。

爷爷从小家贫,没有机会接受太多教育,因而有着对文字超乎寻常的热爱。他会记下报纸上的生僻字,让我上网查询后告诉他读音;他会记录好文章的作者名字,让我多向对方请教学习;他会抄写精彩的文章,待我回家后和我探讨写作方法。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是《闽北日报》最认真的读者。

2015年,爷爷因病去世,家里人在为他整理遗物之时,发现在爷爷的书柜旁,放着两叠报纸,一叠整齐地叠好,朝上的每一个版面,都刊登着我书写的文章。那时,我抚摸着那叠报纸,看到书桌上爷爷的记事本上抄到一半的记者名字,终于忍不住潸然泪下。我写的文章,原来被好好地这样阅读和保存过。

几年后,我行走在爷爷生前时常散步的小公园,一位老爷爷问我:“是李记者吗?你爷爷以前经常说起你。”那一刻,我一个愣怔,回忆慢慢涌上心头,温暖如初,却又滚烫得熨人心脾。是的,我是记者,一位令爷爷骄傲的记者。

新闻从业七年,曾经有人问我,坚持下去的动力是什么?我想答案早已明了,为了每一位读者,从过去,到将来。

[责任编辑:陈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