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粽香

2018-06-16 11:04:00 来源: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陈理华

端午节,这个有着许多美丽传说的节日,总是遵循着一个古老约定,带着雄黄酒、带着箬叶、带着艾香、带着粽子的玲珑、带着许多的期望和思念,在初夏气候宜人的季节悄然无声地到来。

中午准备好好休息一下,刚走到房间就闻到从后窗飘来的一缕缕沁人肺腑的粽香,那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箬叶和着糯米的香醇呀!这种裹挟着中华古文化浓郁气息的清香弥漫开来,竟是那样的诱人,我的思绪不由随着这香味回到了家里,回到了对端午节的记忆中去了……

记忆中,临近端午,采箬叶的任务总是让一群早就为节日而怦然心动的小孩来完成的。每到这时,村里的小孩就会不约而同在某天的清晨,悄无声息地打开一扇扇厚厚的木板大门,为了不惊醒还在沉睡的村庄和劳累了一天的大人们,孩子们总是轻手轻脚地走出村子,向着有箬叶的山谷而去。

晨曦中,当我们把一片片沾着晶莹露珠的箬叶采满一竹篓后,带着一种满足与喜悦,也带着对节日的向往,我们会站在高高的山顶,遥望着匍匐在山脚下那个世世代代居住的小村子。这时,金色朝阳沐浴着层层青山,村庄青青的屋顶上袅袅上升着紫色炊烟,一幅美不胜收的画卷;仿佛神话传说中娴静美丽,面带微笑的白娘子正款款地从山的那头走来;偶尔传来的鸡鸣狗叫声,又像是一首飘逸的小诗,引得我们高唱着那首古老的童谣,快步行走在回家的路上。

青青箬叶采回来后,母亲就会把家中圆圆的大木盆摆在大门口青石路的边上,倒上一桶桶清清的山泉后,就开始仔细地清洗叶子了。洗净的叶子,被熟练地剪去叶蒂和碍手碍脚的尖尖叶尾。这时我总是在一旁打着下手,看着一片片箬叶如一条条碧绿色的鱼儿,欢快地在母亲粗糙的手边游来游去,就像一群游手好闲的孩子。那可是节日前乡村的一道绝美风景呀,一幅乡村风情的水墨画。再看看,各家大门上不知何时已挂上了能避邪去病的艾草和象征着斩妖除魔长剑的菖蒲,心里充满快乐和幸福。有节过的日子真好。

坐在这儿,想像着老家的母亲是不是也在今天,天还没亮就起床,搬来石磨的上层,放在大厅的四方桌上,压住棕篱排,而后用头天就准备好的青青箬叶,很灵巧地折成一个尖尖的角,放上白白的米和红红的豆沙馅、或别的什么好吃的馅,包好捆紧。渐渐的那棕篱排上吊着越来越多玲珑精致的粽子,别说吃粽子,单单看着这些碧绿碧绿的粽子就是一种心灵享受。

小时候看到母亲包粽子,我也手痒痒,可是不管我怎样用心去学,总是学不会,包起来的粽子,不是没棱没角,难看死了,就是一到锅里马上宽衣解带,给你来个在沸水里洗澡的游戏!气得我再也不敢去包粽子了!

我好像在城里看到一些小贩卖的粽子,大概是为了省事吧?用的是那种白色或红色的塑料带,且不说这种带子会不会给人体带来危害,看着就让人觉得不是味,看到那些用塑料带绑的粽子,就像是看到我国古代四大美女穿上现代的比基尼般不伦不类。在我心里粽子就是粽子,就应该是用棕篱排或用细竹丝,奢侈点的用红头绳,这样才会给人一种古色古香的美,给人一种未吃先醉的感觉。

记得母亲包粽时最后就会包一些尖尖美人脚,也有人叫它田楔的粽子,这粽子很好玩的,三只角,可以立在桌子上,煮熟后让我们挂在衣服扣子上或是拿在手中把玩,玩不到一两天,受不了这些小巧粽子的诱惑,那些嫩玉般的“三寸金莲”就会通通跑到我们的小肚子里去了。于是心里就急切地盼望着下一个端午节……

我想现在我的小侄儿看到奶奶在包粽子时也一定如当年小时候的我们一般,会高兴地在奶奶的周围跑来跑去的吧?极疼孙子的奶奶也一定会包几个一般人包不来的美人脚让宝宝玩……

那时候小孩的玩具特少,粽子是小孩既可吃又能玩的玩具。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