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光:从“文庙”到“五经博士府”

2022-04-24 10:02:27 来源: 建瓯市广播电视台 作者:张建光

公元前479年,孔子殁;公元后1200年,朱子卒。“孔庙”和“五经博士府”,因他们而建。

建瓯文庙 (吴震 摄)

由朱子逝去上溯孔子辞世,时间为1679年,两者空间相隔又岂止万里。

五经博士府 (林仁华 摄)

可能没有一地像建瓯这样。从孔子到朱子,从“孔庙”到“五经博士府”,直线距离仅仅300米。古时建州,两处动静可闻,相视能见。

古建州首先是个城的概念。闽北文化人吴传剑、吴章中著的《大象建州》《建安纪事》对建州城的创建、嬗变做了全景式淋漓尽致的描述。这一方水土拥有1800多年置县历史。它作过县、市、郡、府、道、路,甚至国都,虽然那是历史的笑话——下辖五县,历时不过三年。但是人们更钟情于唐代所称的建州,曾多次听到建瓯文人窃窃私语:“我本建州”。

建州城别号为“芝”。有人说,是建州名士谢宫锦因一株灵芝作《瑞芝赋》而名;有人言,是儒释道皆喜灵芝所况;还有人道,因是这座城像“芝”字而称。“艹”寓意草木萌发,如城边四绕的青山;“之”象形双溪与城的造型。我们倾向因为城中有山名芝所致。古人有云:“芝山秀丽,为一郡之最”。

此刻我们人在芝山仓长路163号,旧称“学府后”,现在的建瓯孔庙。“斯文在兹”,“芝”色弥漫、“香气芬烈”,好一个“芝兰之室”。天下孔庙规制大体一致:棂星门、泮池、朝门、大成殿、明伦堂、东西两庑,等等。但建瓯孔庙略有不同,庙内柱子皆是粗大的楠木,却歪斜有致,不知是否应了孔子的“有教无类”“因材施教”之说。

孔府以山东曲阜为本庙。它于孔子去世后的第二年所立。公元前195年,刘邦经此亲自祭祀,开创了皇帝祭孔之先河。唐玄宗赐孔庙为“文宣王”,因此天下孔庙又称文庙。自唐以后,文庙与学宫合二而一。建州亦是如此,公元1038年立学,后设宫庙一处。值得一书的是一城有三处庙学:即建宁府文庙、建安县文庙和瓯宁县文庙。

我们很在意学宫的情况,一直打听府学所在。为我们引导的传剑先生告知,一墙之外便是。遗憾的是上世纪50年代悉数被拆,大家只能望墙兴叹。我耳旁仍旧能听到建州学子们的琅琅书声,看到青年才俊步出文庙,走上庙旁的青云路。两宋之时,建安与瓯宁出了进士1067人,约占全国的2.5%、全省的15%。换言之,宋代中国每百名进士里有2.5个建州人,福建每百名进士中有15个。建州是全国18个千名进士县之一,涌现出6名状元、10位宰辅。

文庙既是为了纪念孔子,也是为了传承儒家道统。庙内不仅有“万世师表”的孔子画像,还有圣、哲、贤、儒众多牌位。建州大成殿陪伴孔子有四配、十二哲,东西两庑有156位贤儒。我们在十二哲中看见了朱子。圣贤诸儒中,只有朱子的位置变化最大。朱子从祀孔庙是他去世后41年,即公元1241年,初始列在东庑,后来逐次提升,到了康熙帝时,将其上升到大成殿配享。所有圣哲中几乎都是孔子的门生或孔子孙子的学生,只有朱子是文庙设立以来,在汉代以后唯一进入孔庙十哲行列的大儒。建瓯大成殿内有两座朱子碑,其中一座是朱子十六世孙择墨页岩石刻的朱子自画像,另一碑座有文字说明,但字里行间全无朱子在建州的情况。

要了解朱子与建州的渊源还必须从北宋谈起。传剑先生将我们带到“铁井栏”之西的都御坪2号。这里是“二程夫子祠”,主祀程颢、程颐。该祠是程氏后裔程仕任建宁知府所重建,程氏四代孙程深很早就已入闽,在建州城定居,为建郡程氏之始祖。巧合的是周敦颐的孙子周总,因童贯弄权而于北宋元佑七年入闽,其四位孙子均在建州安家。须知二程是周敦颐的弟子,试想他们的后代风云际会于建州,把盏问道之际,那是何种景象?

大家知道,儒学是孔子创立于东周,发展到隋唐已经式微,佛学中国化,道家上层化,禅风道雨愈演愈烈,以致于韩愈大声疾呼:“道断”。一方面这与社会动荡和外来文化入侵有关,另一方面也因旧儒学理论化造诣不足所致。历史和时代呼唤新儒学,于是宋代理学应运而生。北宋“五子”学说就是代表。周敦颐的“濂学”、张载的“关学”、邵雍的“象数之学”和程颢、程颐的“洛学”,它们共同的特征按李泽厚先生所说,就是“将伦理提高为本体,以重建人的哲学。”彰显了道德的永恒、文化的质量和生命的意蕴。它们很好地回答了时代之问,实现了中华文化的华丽“转身”。同行的文友此时提出了个问题:理学始于北方,成于南方,起于北宋,显于南宋。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时空距离?北宋“五子”皆为北方人士,而理学最后为什么是朱子在闽北“集大成”?理学与建州究竟有何关系?

本来古建州很容易作答,假如“二程夫子祠”还在,那照墙上传说二程之一的手书“吾道南矣”,会告诉大家道学南传的过程;假如明伦堂之右的“宋游御史祠”还在,会告诉大家游酢和杨时如何问道“二程”;假如建宁府衙署李信甫建安主簿的故居还在,会告诉大家父亲李侗寓建之时怎样教导朱子。虽然这些建筑今日已不复存在,但是我们仍然可以检索文庙中从祀的闽北贤儒的名字,将它们组成一组熠熠发光的密码,从中破译问题的答案。

理学南传与最后建立赖于两个因素:一是中原人口南迁,“衣冠南渡,八姓入闽”从后晋就已开始,但北方人口大规模向南迁徙,则发生在后唐。当时南方相对安定,而“安莫安于福建”,海运未启时,中原入闽通道大都在闽北。仙霞关、分水关、杉关尽为建郡所辖。建州又是福建当时两大“府级”城市,于是成了中原圣贤大儒入闽首站聚居地。根据清董天公《武夷山志》统计,宋元明清四朝在武夷山景区隐居的文人高士有19人,结庐讲学读书的名儒有43人,优游寻胜的学者名臣387人,其中著名理学家47人。他们大多在建州寄寓、逗留过,有关的文物、文化遗址,诸如故居、书院、读书处、祀祠、墓葬、摩崖石刻,至今仍然踪迹可循。这为理学的最后建立提供了人才和理论的基础。二是北方文化南移。“程门立雪”的主角杨时、游酢都是闽北人,他们拜程颐为师时,先生正瞑思,两人在帘前虔诚站立,不知不觉屋外大雪盈尺。他们也拜程颢为师,先生对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说:“吾道南矣”。言下之意,他的理学往南方走了。儒家的道统就这样走到建州内外,一传传给罗从彦,二传传给李侗,三传传给朱子,形成了完整的道南一脉。

“功勋光北宋,道学启南闽”。这是位于紫芝街6号的刘氏五宗祠的门联。该祠所祀的是名儒名臣忠闽显公刘韐其子忠定公刘子羽、其孙忠肃公刘珙等五位忠烈。建造者为刘子羽弟弟第12世孙刘泽,左邻则是其先祖刘子翚之祠,亦称“屏山书院”。这一带还有“宋胡文定公祠”“黄勉斋公祠”,等等。

一切都与朱子有关。刘子羽——朱松临终时,当面托孤,要朱子认其为义父,将身后之事与朱子一并交给志同道合的朋友。刘珙——与朱子自小同窗共读,有着非同一般的手足之情。刘子翚——乃朱子之父所托“五夫三先生”之一,为朱子取字“元晦”,临终前将平生绝学以“不远复”三字符授之。胡文定公,乃大理学家胡安国,其侄胡宪——亦朱子之父所托“五夫三先生”之一。朱子“从君游,而籍溪(胡宪字)为久”。朱子《论语》“湖湘学派”的研究很大程度得益于胡宪。黄勉斋,即黄干——是门生,又是朱子的女婿,朱子生前最好的助手。朱子去后,他又是朱子学传播和推广的第一人。看到上述遗存,让人感慨万分,朱子能够成为大家,离不开众多儒学同道,甚至有些不谙此道又古道热肠的人们支持。真如孔子所言:“德不孤,必有邻”。

终于来到紫霞州磨房前的“五经博士府”的旧址。传剑先生却先介绍府旁已不在的“朱文公祠”。据说朱子临终前嘱咐,后世子孙务必迁居建地。三子朱在于是在建地“筑室承先志,卜宅本贻谋”,在宋宝庆三年(亦有称宝庆二年)即公元1227年,辅助长兄朱塾之子朱鉴建起了“朱文公祠”。当时全国朱子祠不少,但家祠却为数不多。1930年,全国朱子后裔代表莅临朱文公祠,举行盛大的拜谒朱子800年诞辰活动。与“朱文公祠”比肩而立的是“五经博士府”,只不过后者比前者迟了200多年。如果说前者是“私庙”的话,那么后者就是“公器”。公元1455年,朱子嫡长九世孙朱梃奉旨入京,被授予“世袭翰林五经博士”。既得钦授,必然造府。按明朝重臣,建州乡贤杨荣所记:“伟然旧观”。门前有木牌坊,中间高悬“赦封翰林院五经博士府”牌匾。东边有“景星庆元”,西边有“泰山乔岳”红底黑字的横额。大门两边的对联为“徽国衣冠世胄,考亭理学名家”。走进大厅,四壁挂有缀朱子诗而成的四幅条幅:“春报南桥川迭翠,香飞翰苑野图新。月窟中空疑有神,雪堂养浩凝正气。”堂中设有公案,案上置砚签筒。两旁有“肃静”“回避”牌和出行仪仗。主体建筑有两座。左侧有附属用房,供朱子后裔居住,府上还配有良田,以供祭祀和维修费用。民国时博士致称奉祀官,前后承袭博士的嫡长有七位。至今还住在遗址的朱子后人朱锐敏先生告诉我们,朱子现代后生大都从事教育事业,厦门大学原校长朱崇实,就是从“博士府”走出来的朱子塾公派下的二十七代孙。

“五经博士府”前有井,名为“艮泉”。前人有《朱祠甘泉》诗:“文公理学始新传,孔孟渊源一脉适。祠外紫霞州古迹,太羹有味酌甘泉”。无独有偶,康熙大帝给朱子另一座祀御书为“大儒世泽”。朱子在儒学发展史上的地位,人们常用一句话概括,即集理学之大成。具体表现为三个方面:其一,构筑了“致广大,尽精微,综罗百代”的理学体系;其二,确立并完善了儒家学说传授的道统;其三,将“四书”取代了“五经”的权威地位。朱子回答了他那个时代的价值理想、外来文化和理论转型的挑战,重塑了中华文化的发展格局,为中华民族构建了精神和信仰的世界。首届考亭论坛上,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姜辉先生说道:“在孔子之后,朱子开辟了中华文化的新时代。正是以朱子学为标志,中华文明进入了一个新的千年发展期。”

建州于朱子可谓因缘溱泊、情感所系。明天顺年间建宁知府刘钺说:“盖建安古郡,名总各邑,而通诸道,先生往来始终寓于斯,后嗣嫡长累世居于斯,前朝颁封制命载于斯,我朝录萌后人褒崇明配实在于斯……”本来,历史上建州所辖闽北大部,朱子在闽北文化遗存大抵可归建州所属。何况,朱子少年求学于建,青年考学于建,壮年讲学于建,临终嘱托子孙居于建。朱子自幼丧父大悲在建州,金榜题名大喜在建州,身后哀荣大显在建州。此邑当是朱子学的发祥地和发扬地,千年建州无愧为理学名城。(张建光


[责任编辑:陈泽宇]
版权声明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大武夷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拥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否则必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稿费说明】对本网刊登的作品,如作者能提供证明其著作权,请第一时间主动联系我网,我网将按照《闽北日报》的稿费标准给付作者稿酬。如不愿意接受稿费,我网则立删除该作品。如第一时间,未能联系我网(需提供手机联系通话记录和邮箱版权申明邮件),视为默认我网刊载作品,我网对作者提请撤稿之前的版权诉求,概不负责。
 【联系方式】地址: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梅峰路45号7楼。电话:0599-8868501、18650668593。邮箱:greatwuyi@163.com
  • Copyright © 2022 GREATWU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武夷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 福建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5120180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113330003] 闽ICP备[05001716]号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9-8868501 举报邮箱:wlzx@mbdaily.cn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 单位地址: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梅峰路45号报业大厦7层 广告热线:0599-8868501